排列3预测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您所在的位置:主頁>> 新聞頻道>> 要聞>> 圖集

《山·灰·人》殷業強影像作品展在京開展

來源:中國攝影家協會網   作者:張雙雙       責編:張雙雙   2019-03-24

從前有座山,叫后坨子山。山石被切割,燒成石灰。這里的燒灰人有我的父親、叔伯、同學……我從山里走出來,再次走回山里。——殷業強

微信圖片_20190325144303.jpg

開幕式現場

3月23日,由中國文化旅游攝影協會主辦的《山·灰·人》殷業強影像作品展在北京師范大學京師美術館開展。展覽由北京電影學院副教授朱炯策展。

這是一組創作時間跨越20年的影像作品。2000年前后,處于銀鹽膠片時代的攝影師殷業強將鏡頭對準了家鄉的石灰廠,那是北京遠郊山區隨處可見的村辦石灰廠,位于北京房山區河北鎮東莊子村,在北京西南大約50公里處。

如今,時隔20年后,這些作品被再次拿出來,掃描、編輯和整理,對于攝影師和策展人來說,都是一次全新的觀看。當年熱火朝天的石灰廠已經成為“遺跡”,當年的燒灰人或找到了新的工作,或在家告老賦閑。一個時代過去了。

_G9A4496.JPG策展人朱炯介紹展覽情況

本次展出殷業強《山·灰·人》系列作品90余幅,劃分為8個主題板塊進行展示。展覽現場還有一部分作品是殷業強于2000年手工放大的作品,以及當時拍攝的相關視頻資料。

中國文化旅游攝影協會秘書長楊新麗,北京電影學院攝影學院教授唐東平,中國美術家協會油畫專業委員會陳思源,北京市房山區河北鎮東莊子村灰廠的鄉親馬振水、呂學武等領導和嘉賓出席開幕式,并以不同的視角和身份對展覽的開幕表示祝賀。尤其是東莊子村的鄉親,他們對于作品的感觸更加深刻,作品中的人物有名有姓,有故事,他們稱這些作品對于東莊子村來說,是非常珍貴的,并生動形象地介紹了當年燒灰廠的一些情況,以及村子的變化歷程。

_G9A4504.JPG

殷業強介紹展覽情況

據作者介紹,上世紀70、80年代,東莊子村建了一個僅有兩個洞口的灰廠,解決了村里大部分人的就業問題。當年在燒灰廠工作的人有他的父親、叔伯、同學……灰廠的生產條件很艱苦,工人們勞動強度也很高。特別是最后一道工序掏灰,工人在近45度的高溫下,從窯洞中把燒好的石灰一車又一車地運出來。東莊子村的燒灰廠最輝煌的時候有十個洞口,但都在2008年之前關閉了。一晃兒近20年過去了,曾經的燒灰工人有的開出租、有的在城里開公交,有的當保安,還有自謀職業開買賣的,各自有著各自新的生活。

_G9A4545.JPG

策展人朱炯現場介紹展覽策展思路和作品情況

正是這樣一個普普通通的村子,一個普普通通的燒灰廠,也是這些普普通通的影像,卻使得這些已經消失的影像再次活生生的展現在觀者面前,再一次回望、觀看和思考。或許正如策展人朱炯所說,“這些作品,是對時代的記錄,更是作者對鄉親們的致敬。”,她特別強調膠片的歷史印記,她說,“從數字時代的視點重新編輯整理膠片影像,從當代中國環保意識鮮明、更多探尋發展軟實力的社會認知語境下,原來的“燒灰人”肖像系列轉變為“山·灰·人”系列:仍然專注地凝視勞動者;進一步觀看他們勞作環境中的物品工具細節和勞動者特寫,展現那些無處不在的灰的覆蓋和侵蝕;影像所帶動的思維讓視點退遠、站高,觀看山的存在、山與村莊的共存。這些影像會成為一個村莊的集體記憶佐證,也會成為開啟未來鄉村文化建設的內在動力。”

展覽現場

開幕式現場也吸引了不少國外觀眾,他們對此組作品也很感興趣,在作品前仔細觀看討論,他們稱,“這些實實在在的作品,讓我們看到了日常看不到的一面,隨著中國的快速發展,這些東西也漸漸的消失,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我們被照片背后的故事所感動。”

展覽現場

據悉,這些作品也將回到作者的老家,也是作品的拍攝地進行再次展出。而這個地方就是北京房山區河北鎮東莊子村,在北京西南大約50公里處。

本次展覽將于29日結束,觀眾可以免費參觀。

有關巡展動態,本網會持續關注。

以下為部分展出作品:

01.jpg

03.jpg

千錘萬鑿出深山,烈火焚燒若等閑。

粉身碎骨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間。

石灰吟》是明代詩人于謙的一首托物言志詩,這是一首表面贊頌石灰的詩,作者以石灰自喻,詠石灰就是贊揚自己磊落的襟懷和崇高的人格,但我覺得燒石灰的人同樣如此。

這是我的老家,北京房山區河北鎮東莊子村,在北京西南大約50公里處。從1970年代起,到2008年奧運會前夕,有條件的村子幾乎都建了石灰廠。

灰廠的生產條件很艱苦,工人們勞動強度也很高。特別是最后一道工序掏灰,工人在近45度的高溫下,從窯洞中把燒好的石灰一車又一車地運出來,滾燙的灰粉打在臉上,和汗水混在一起,形成了灰色的泥漿,這些泥漿嚴嚴實實地糊在皮膚上,那種滋味是常人難以想象的。

上世紀70、80年代,建造一個燒石灰的廠子也是很不容易的,但當時人們為了增加現金收入省吃儉用,舉全村之力也只是建了一個僅有三個洞口的灰廠。不過總算可以生產了,也解決了村里大部分人的就業問題,村里有近九成的勞力都在灰廠。

這雙纏滿膠布的手不知用壞了多少鉆頭。

2019初春,房山區河北鎮東莊子村。關閉近十年的灰廠依然矗立,開鑿過得山石異常醒目。

呂常水,70歲,現退休在家。

殷洪路,52歲,現任工廠保安。

2019年北京房山區河北鎮東莊子村后坨子山遠景。


相關圖集

排列3预测 ag视讯如何看套路庄闲 ag斗三公计划 玩3p赚钱 抢庄牛牛技巧什么牌型 四川时时账号 彩票客户端 比分直播500 飞艇5000期开奖记录 游戏下载 鲁能对上港直播 什么视频和什么游戏可能赚钱 欧赔亚盘分析技巧 甘肃快3一定牛今天的 7月23日体彩11选5 华芝国际直销赚钱吗 彩票计划人工计划软件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