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3预测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您所在的位置:主頁>> 圖片>> 新聞紀實>> 圖集

羅懷學攝影作品:《高峽出平湖》

來源:西雙版納國際影像展   作者:羅懷學       責編:張雙雙   2019-01-11

向家壩水電站蓄水前的金沙江下游河段江面局部 綏江風巖灣2009.10

溪洛渡電站蓄水后,尾水已抵達在建的白鶴灘電站大壩。彝族村民背冰柜、洗衣機回家。 布拖交際河2018.03

走出破拆工地輪換休息的拆遷工人,身后是拆得搖搖欲墜的樓房 綏江金江街2012.08

綏江縣城搬遷期間,滿大街丟棄的缺胳膊少腿的“模特兒”無人問津 綏江金江街2012.08

轉運家具到碼頭的村民 綏江下碼頭2012.08

搬新城后的移民,在小區的的公共空地上鐘上了瓜果,進來小鳥來飯桌上覓食。 綏江新城區2014.09

羅懷學《高峽出平湖》16-DSCF5170

在水庫邊晾曬衣物的移民。屏山新市鎮2014.05

向湖面,背靠新城的人民英雄紀念碑 綏江新城區2014.04

淹沒后的綏江大汶溪入江口,江變成了湖,水位提高了近百米,水面變寬了近十倍 綏江新城區 2014.10

湖邊欲飛的“鳳凰” 綏江新城區2015.11

湖邊鍛煉的女子 綏江新城區2014.09

劃龍舟活動表演節目的舞龍隊 綏江新城區2014.0919-1、喝茶打川牌的老人們 四川屏山2010.09

羅懷學《高峽出平湖》-24-DSCF0400

綏江新城街道還未鋪裝,搬進新家的移民迫不及待逛新城 綏江新城區2012.08

在新城區街道上拍婚紗照的新郎新娘 綏江新城區2014.09

排練節目的彝族姑娘 四川金陽縣2016.05

淹沒前從紅太陽廣場遷來的毛主席塑像,從新塑在了淹沒后的綏江人民廣場上 綏江新城區 2015.1123-4、走在廢墟上的拆遷工人 云南綏江2012.08

整體后靠五百米重建的綏江新城,成為向家壩電站庫區一個新興的濱湖城市 綏江新縣城 2014.09

查看大圖

向家壩水電站蓄水前的金沙江下游河段江面局部 綏江風巖灣2009.10

溪洛渡電站蓄水后,尾水已抵達在建的白鶴灘電站大壩。彝族村民背冰柜、洗衣機回家。 布拖交際河2018.03

走出破拆工地輪換休息的拆遷工人,身后是拆得搖搖欲墜的樓房 綏江金江街2012.08

綏江縣城搬遷期間,滿大街丟棄的缺胳膊少腿的“模特兒”無人問津 綏江金江街2012.08

轉運家具到碼頭的村民 綏江下碼頭2012.08

搬新城后的移民,在小區的的公共空地上鐘上了瓜果,進來小鳥來飯桌上覓食。 綏江新城區2014.09

羅懷學《高峽出平湖》16-DSCF5170

在水庫邊晾曬衣物的移民。屏山新市鎮2014.05

向湖面,背靠新城的人民英雄紀念碑 綏江新城區2014.04

淹沒后的綏江大汶溪入江口,江變成了湖,水位提高了近百米,水面變寬了近十倍 綏江新城區 2014.10

湖邊欲飛的“鳳凰” 綏江新城區2015.11

湖邊鍛煉的女子 綏江新城區2014.09

劃龍舟活動表演節目的舞龍隊 綏江新城區2014.0919-1、喝茶打川牌的老人們 四川屏山2010.09

羅懷學《高峽出平湖》-24-DSCF0400

綏江新城街道還未鋪裝,搬進新家的移民迫不及待逛新城 綏江新城區2012.08

在新城區街道上拍婚紗照的新郎新娘 綏江新城區2014.09

排練節目的彝族姑娘 四川金陽縣2016.05

淹沒前從紅太陽廣場遷來的毛主席塑像,從新塑在了淹沒后的綏江人民廣場上 綏江新城區 2015.1123-4、走在廢墟上的拆遷工人 云南綏江2012.08

整體后靠五百米重建的綏江新城,成為向家壩電站庫區一個新興的濱湖城市 綏江新縣城 2014.09

 回得去的是家鄉,回不去的是故鄉。

2012年10月10日,金沙江上最末一級電站——向家壩電站蓄水發電,我的家鄉淹沒在了庫區湖底,家鄉變成了故鄉,永遠回不去了!兒時的記憶,也一同沉入了湖中,無法打撈。

三十年前,我拎著箱洗相器材和新買來的“鳳凰205”二手相機,乘火車、坐江輪輾轉千余公里,回到老家為親朋好友免費拍照。晚上,放照片到天亮;白天,送相片至天黑。累,但很開心!之后每次回老家,我都習慣帶上相機,隨手拍些家鄉的照片,卻總是找不到 “攝影作品”的感覺。真正有意識想靜下心來拍攝家鄉,是十年前得知國家要在家鄉下游60公里的水富縣,建金沙江上最末一級僅次于三峽電站的向家壩電站,屆時,電站上游兩岸150公里的江邊縣城、鄉鎮、村莊、土地都將被淹沒成為庫區,我的家鄉也難以幸免。

2007年秋天,我探親回家路過水富,電站壩址兩岸已是幾聲隆隆,彩旗飄飄,電站前期工程早已開工建設。震驚之余,我悵然若失,一種難以割舍之情油然而生!家鄉,真的要沒了?金沙江下游150多公里的自然和人文景觀,真的要消失殆盡了!回到昆明,我決定暫時放下拍攝了8年之久的布朗族專題,竭盡全力搶救性拍攝我的家鄉。

隨著電站建設進度的推進,我回家拍照的頻度,從一年一兩次,到最后搬遷、拆除、淹沒階段的三四個月時間,幾乎每個月都往老家跑,總想用相機留住我兒時最美好的記憶!歷史的步伐實在是太快了。2012年10月10日,向家壩電站蓄水發電,波濤洶涌的金沙江水不再桀驁不馴,從此變成了一個連綿150公里的“高峽平湖”。難以想象,不久的將來金沙江上已建、在建、擬建的25五級電站全部建成發電,未來的金沙江,將是怎樣一幅圖景?于是,我把鏡頭延伸到了向家壩電站上游已建在建的溪洛渡、白鶴灘、烏東德等電站的金沙江兩岸,繼續以影像檔案的形式,為母親河及兩岸的父老鄉親,立此存照,一如既往記錄我的故鄉——金沙江,直到她成為一個個首尾相連的高峽平湖。

羅懷學  /文


相關圖集

排列3预测 绿化项目经理赚钱吗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 排列五开奖号码 时时彩开奖结果 以钱生钱的平台 九连线水果压分技巧 冰球突破按停止 双色球走势图表近50期 百易街机金蟾捕鱼弹头 基金怎么怎么赚钱的 我玩龙虎赢了1百万 江苏时时11选五 2019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 欢乐生肖全天稳定计划 腾讯分分彩投注规律 澳门星际博招聘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