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3预测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您所在的位置:主頁>> 圖片>> 大家名作>> 圖集

光影人生——高帆、牛畏予攝影回顧展部分展品

來源:中國攝影家協會網   責編:九兒   2017-06-13

高帆。1942年底,涉縣軍民大檢閱時,進行政治測驗。1942.明膠銀鹽。57cmx45cm_

高帆。定陶戰役中我軍在大楊湖(天爺廟)繳獲的坦克。1946年9月,山東。明膠銀鹽。58.5cmx46cm_

高帆。晉冀魯豫邊區文化工作者座談會。1942。明膠銀鹽。53cmx41cm

牛畏予。毛澤東和亞非拉朋友在一起。1956年。明膠銀鹽。

牛畏予。毛澤東投票。1954年。明膠銀鹽

牛畏予。周恩來在南下工作團的講話。1949年。明膠銀鹽

牛畏予。朱德與康克清。1954年。明膠銀鹽。53.9cmx39_.9cm_

高帆。部隊乘坐卡車在北平城行進。1949年2月3日。明膠銀鹽。43cmx59cm

高帆。機槍陣地。解放戰爭時期。明膠銀鹽。47cmx59.5cm_

高帆。毛主席在西苑機場接見北平青年和婦女代表。1949年3月25日。明膠銀鹽。40cmx54cm

高帆。總攻臨汾開始,突擊隊員奮勇沖鋒。1948年3-5月,山西。明膠銀鹽。41.6cmx60_.3cm_

285.牛畏予“跟我走”。1960,新疆508?381_

牛畏予。藏族女犁手。1960年代,川藏交界。明膠銀鹽。60.96cmx50_.8cm_

牛畏予。華羅庚。1956年。明膠銀鹽

牛畏予。大慶“鐵人”王進喜為首都文藝工作者作報告。1964年。明膠銀鹽。54.6cmx54_.1cm_

牛畏予。郭沫若。1960年代。明膠銀鹽。54.6cmx53_.9cm_

牛畏予。科學家錢學森。1956年。明膠銀鹽。53.8cmx45cm_

牛畏予。老舍。1956年。明膠銀鹽。53.9cmx48_.9cm_

牛畏予。馬思聰和夫人。1956年。明膠銀鹽。54.7cmx53_.9cm_

牛畏予。茅以升。1980年代。明膠銀鹽。54cmx53.9cm_

牛畏予。授予齊白石世界和平理事會國際和平獎金儀式在北京舉行,郭沫若為齊白石念獎狀。1956年。明膠銀鹽。53.5cmx51_.1cm_

牛畏予。數學家吳文俊。1956年。明膠銀鹽。53.8cmx49cm_

牛畏予。藏族女干部。1975。明膠銀鹽。43.3cmx37_.7cm_

牛畏予。歌唱家張權。1950年代。明膠銀鹽。

牛畏予。何香凝。1961年。明膠銀鹽。53.7cmx53_.7cm_

牛畏予。紅塔公社的女社員。1963,四川。明膠銀鹽。60.96cmx50_.8cm_

牛畏予。解放后第一個初春 北平婦女在故宮太和殿前慶祝“三八”節。1949。明膠銀鹽。37.9cmx51_.6cm_

牛畏予。康同璧。1960年。明膠銀鹽。53.9cmx40_.9cm_

牛畏予。李德全設宴招待緬甸婦女代表團,宴會后一起跳舞。圖為著名舞蹈家戴愛蓮(左)與緬甸婦女代表。1956年10月20日。明膠銀鹽。54cmx53.7cm_

牛畏予。孫維世。1964年。明膠銀鹽。60.96cmx50_.8cm_

牛畏予。裕容齡。1960年。明膠銀鹽。53.9cmx37cm_

牛畏予。中央歌劇舞劇院演員趙青在練功。1962年。明膠銀鹽。54.6cmx53_.9cm_

牛畏予。阿壩少女。1963。明膠銀鹽。60.4cmx44_.1cm_

牛畏予。藏民與孩子。1960年代,四川。微噴輸出。60.96cmx50_.8cm_

牛畏予。丹江口水利樞紐大壩。1974,湖北。微噴輸出。50.8cmx60_.96cm_

牛畏予。僜巴。1975。彩色燈箱片。45.7cmx60_.9cm_

牛畏予。僜巴。1975。明膠銀鹽。51.6cmx38_.1cm_

牛畏予。豐收的田野。1960年代,新疆。微噴輸出。60.96cmx50_.8cm_

牛畏予。紅旗渠青年渠建設現場。1965。明膠銀鹽。59.8cmx46cm_

牛畏予。勘探隊隊員在雪山里做早操。1975,橫斷山脈。微噴輸出。60.96cmx50_.8cm_

牛畏予。拉小提琴的男孩。1973,廈門鼓浪嶼。微噴輸出。60.96cmx50_.8cm_

牛畏予。騾馬隊翻越日秀拉雪山。1975,西藏。明膠銀鹽。微噴輸出。50.8cmx60_.96cm_

牛畏予。少數民族孩子。1960-70年代。明膠銀鹽。60.96cmx50_.8cm_

牛畏予。四川阿壩“塔洼”,打麥場上。1963。明膠銀鹽。18.9cmx12_.1cm_

牛畏予。西藏山南乃東縣克松人民公社打麥場上。1975,西藏。微噴輸出。60.96cmx50_.8cm_

牛畏予。新疆(1988中國美術館展覽)。彩色燈箱片。60.9cmx50_.7cm_

牛畏予。在敦煌工作的畫家(劉玉權先生)。1960年代,新疆。明膠銀鹽。60.96cmx50_.8cm_

牛畏予。陳半丁與學生們。1954。明膠銀鹽。54.8cmx54cm_

牛畏予。畫家胡佩衡。1954。明膠銀鹽。54.7cmx53_.7cm_

牛畏予。畫家黃胄。1960年代。明膠銀鹽。53.7cmx53_.8cm_

牛畏予。畫家姜燕。1955。明膠銀鹽。53.7cmx53_.7cm_

牛畏予。畫家蔣兆和。1980年代。明膠銀鹽。54.6cmx54_.2cm_

牛畏予。畫家王雪濤。1954。明膠銀鹽。54cmx53.9cm_

牛畏予。畫家吳鏡汀。1954。明膠銀鹽。53.8cmx53_.8cm_

牛畏予。畫家徐燕孫。1954。明膠銀鹽。55cmx53.7cm_

牛畏予。畫家于非闇。1954。明膠銀鹽。53.7cmx53_.8cm_

高帆。定陶戰役大楊湖戰斗中,我軍防空哨兵。1946年9月,山東。明膠銀鹽。60.96cmx50_.8cm_

高帆。定陶戰役后,大批俘虜被押下戰場。1946年9月,山東。明膠銀鹽。50.8cmx60_.96cm_

高帆。滑縣戰斗后,劉伯承(前排左一)、鄧小平(后排左一)接見被我軍俘虜的國民黨104旅旅長楊顯明(前排中)等。1946年11月,河南。明膠銀鹽。60.96cmx50_.8cm_

高帆。滑縣戰役,押送俘虜。1946年11月,河南。明膠銀鹽60.96cmx50_.8cm_

高帆。鄄南戰役中繳獲敵人的榴彈炮。1946年10月,山東。明膠銀鹽。60.96cmx50_.8cm_

高帆。劉伯承與孩子。解放戰爭時期,赤岸。明膠銀鹽60.96cmx50_.8cm_

高帆。隴海前線的民兵擔架隊行進在黃河堤上。1947年夏。明膠銀鹽60.96cmx50_.8cm_

高帆。隴海戰役中繳獲的榴彈炮。1946年8月。明膠銀鹽。60.96cmx50_.8cm_

高帆。上黨戰役中,晉冀魯豫部隊粉碎閻錫山部隊對解放區的入侵,攻克屯留城。1945年9月,山西。明膠銀鹽。50.8cmx60_.96cm_

高帆。1940年,太行山區軍民在129師政治部所在地涉縣召開軍民聯歡大會。1940。明膠銀鹽。50.8cmx60_.96cm_

高帆。1945年6月,安陽戰役北流寺戰斗。1945.明膠銀鹽。60_.96cmx50_.8cm_

高帆。1945年6月,安陽戰役北流寺戰斗前的戰斗動員。明膠銀鹽。60.96cmx50_.8cm_

高帆。部隊在大槐垴開荒。1943.明膠銀鹽。50_.8cmx60_.96cm_

高帆。美軍轟炸機機組人員參觀太行戰績展覽。1944.明膠銀鹽。60_.96cmx50_.8cm_

高帆。太行山區涉縣人民送郎參軍。1942.明膠銀鹽。60_.96cmx50_.8cm_

高帆。“國民黨一團糟”。1949,北京。明膠銀鹽。50.8cmx60_.96cm_

高帆。北平各界慶祝和平解放,群眾在天安門前聽葉劍英講話2。1949年2月9日。明膠銀鹽。50.8cmx60_.96cm_

高帆。北平和平解放,第一批入城部隊經過天安門。1949年1月,北京。明膠銀鹽。50.8cmx60_.96cm_

高帆。北平入城式,正陽門前盛況。1949年2月3日,北京。明膠銀鹽。60.96cmx50_.8cm_

高帆。北平市民在東長安街三座門看解放戰爭形勢圖。1949年1月,北京。明膠銀鹽。60.96cmx50_.8cm_

高帆。參加慶祝活動的北平民眾在天安門華表下。1949年2月9日。明膠銀鹽。60.96cmx50_.8cm_

高帆。觀看解放軍入城的北平市民。1949年2月3日,北京。50.8cmx60_.96cm_

高帆。觀看解放軍入城的北平市民2。1949年2月3日,北京。明膠銀鹽。60.96cmx50_.8cm_

高帆。毛主席在西苑機場檢閱部隊。1949年2月3日。明膠銀鹽。60.4cmx50_.3cm_

高帆。毛主席在西苑機場接見北平各界人士代表。1949年3月25日,北京。明膠銀鹽。50.8cmx60_.96cm_

高帆。平入城式,解放軍宣傳隊的軍車經過西四牌樓。1949年2月3日,北京。明膠銀鹽。50.8cmx60_.96cm_

高帆。慶祝北平解放大會會場。1949年2月9日,北京。明膠銀鹽。50.8cmx60_.96cm_

高帆。慶祝北平解放大會上,聽北平市長葉劍英講話的北平民眾。1949年2月9日,北京。明膠銀鹽。50.8cmx60_.96cm_

高帆。中華全國文學藝術工作者代表大會。1949年7月,北京。明膠銀鹽。50.3cmx60_.4cm_

高帆。臨汾戰役,我軍爆破手進行連續爆破。1948年,山西。明膠銀鹽。50.8cmx60_.96cm_

高帆。太行八路軍出擊晉中攻打祁縣。1942.明膠銀鹽。50_.8cmx60_.96cm_

高帆。東歐人像。1960年代.彩色擴放。28_.9x24cm_

高帆。東歐人像。1960年代。彩色擴放。29.7x24_.6cm_

高帆。東歐人像。1960年代。彩色擴放。29.7x24_.8cm_

高帆。東歐人像。1960年代。彩色擴放。29.8x24_.8cm_

高帆。東歐人像。1960年代。彩色擴放。30.2x24_.2cm_

高帆。東歐人像。1960年代。明膠銀鹽。29.4x33cm_

高帆。東歐人像。1960年代。明膠銀鹽。29.7x37_.4cm_

高帆。東歐人像。1960年代。明膠銀鹽。29.7x37_.7cm_

高帆。東歐人像。1960年代。明膠銀鹽。34.9x29_.8cm_

高帆。東歐人像。1960年代。明膠銀鹽。37.2x27_.5cm_

高帆。東歐人像。1960年代。明膠銀鹽。38.7x29_.1cm_

高帆。東歐人像。1960年代。明膠銀鹽。38.8x29_.1cm_

高帆。東歐人像。1960年代。明膠銀鹽。39.4x29_.7cm_

高帆。嶗山風光。新中國時期。明膠銀鹽。44.6x38_.6cm_

高帆。漓江。新中國時期。明膠銀鹽。29.9x38_.6cm_

高帆。漓江2。新中國時期。明膠銀鹽。32.4x29_.7cm_

高帆。漓江3。新中國時期。29.8x33_.9cm_

高帆。漓江4。新中國時期。明膠銀鹽。30.4x29_.7cm_._

高帆。漓江5.新中國時期。明膠銀鹽。29_.5x38_.4cm_

高帆。山水1。新中國時期。29.9x37_.6cm_

高帆。山水2。新中國時期。28.1x36_.4cm_

高帆。山水3。新中國時期。明膠銀鹽。29.8x40_.3cm_

高帆。山水4。新中國時期。29.9x36_.5cm_

高帆。山水5。新中國時期。29.8x37_.3cm_

高帆。山水6。新中國時期。27.4x40_.3cm_

高帆。山水7。新中國時期。明膠銀鹽。33.5x29_.7cm_

1939年冬,高帆在自己創作的宣傳畫前留影。山西赤水河畔(太行武安)

1941年,129師師運大會前留影。右一為高帆

1944年7月,為中國抗戰執行空襲任務時受傷迫降、后被八路軍救起的美國中尉白格里歐到晉察冀畫報社參觀,與畫報社部分同志合影留念。圖中右一為高帆,右二為白格里歐,右三為沙飛

高帆、牛畏予在重慶(1951)

0早年照,牛畏予

1946年,牛畏予在太行山下的照相館拍攝

1950年代,采訪中的牛畏予(選自高帆制作的家庭相冊)

1950年代,牛畏予

1950年代,牛畏予在工作中

1959年,新華社記者為獻禮建國十周年的《中國》畫冊進行航拍歸來。右起:牛畏予、劉慶瑞、鄭小箴、唐理奎、喻惠如

1960年代,牛畏予在河南林縣紅旗渠拍攝

1960年代,在嶗山頂等待觀拍日出。后排左一為牛畏予

1962年畫報選題欄目規劃

1970年代,牛畏予關于川藏地區報道的照片和文字

1970年代,在邊疆進行拍攝的牛畏予。

第一屆文代會合影:吳群、高帆、石少華(左起)

高帆-合成定稿

高帆為牛畏予手工制做之相冊的內頁

高帆在散發第一張《人民日報》(1945邯鄲)

高帆戰爭時期的個人留影

查看大圖

高帆。1942年底,涉縣軍民大檢閱時,進行政治測驗。1942.明膠銀鹽。57cmx45cm_

高帆。定陶戰役中我軍在大楊湖(天爺廟)繳獲的坦克。1946年9月,山東。明膠銀鹽。58.5cmx46cm_

高帆。晉冀魯豫邊區文化工作者座談會。1942。明膠銀鹽。53cmx41cm

牛畏予。毛澤東和亞非拉朋友在一起。1956年。明膠銀鹽。

牛畏予。毛澤東投票。1954年。明膠銀鹽

牛畏予。周恩來在南下工作團的講話。1949年。明膠銀鹽

牛畏予。朱德與康克清。1954年。明膠銀鹽。53.9cmx39_.9cm_

高帆。部隊乘坐卡車在北平城行進。1949年2月3日。明膠銀鹽。43cmx59cm

高帆。機槍陣地。解放戰爭時期。明膠銀鹽。47cmx59.5cm_

高帆。毛主席在西苑機場接見北平青年和婦女代表。1949年3月25日。明膠銀鹽。40cmx54cm

高帆。總攻臨汾開始,突擊隊員奮勇沖鋒。1948年3-5月,山西。明膠銀鹽。41.6cmx60_.3cm_

285.牛畏予“跟我走”。1960,新疆508?381_

牛畏予。藏族女犁手。1960年代,川藏交界。明膠銀鹽。60.96cmx50_.8cm_

牛畏予。華羅庚。1956年。明膠銀鹽

牛畏予。大慶“鐵人”王進喜為首都文藝工作者作報告。1964年。明膠銀鹽。54.6cmx54_.1cm_

牛畏予。郭沫若。1960年代。明膠銀鹽。54.6cmx53_.9cm_

牛畏予。科學家錢學森。1956年。明膠銀鹽。53.8cmx45cm_

牛畏予。老舍。1956年。明膠銀鹽。53.9cmx48_.9cm_

牛畏予。馬思聰和夫人。1956年。明膠銀鹽。54.7cmx53_.9cm_

牛畏予。茅以升。1980年代。明膠銀鹽。54cmx53.9cm_

牛畏予。授予齊白石世界和平理事會國際和平獎金儀式在北京舉行,郭沫若為齊白石念獎狀。1956年。明膠銀鹽。53.5cmx51_.1cm_

牛畏予。數學家吳文俊。1956年。明膠銀鹽。53.8cmx49cm_

牛畏予。藏族女干部。1975。明膠銀鹽。43.3cmx37_.7cm_

牛畏予。歌唱家張權。1950年代。明膠銀鹽。

牛畏予。何香凝。1961年。明膠銀鹽。53.7cmx53_.7cm_

牛畏予。紅塔公社的女社員。1963,四川。明膠銀鹽。60.96cmx50_.8cm_

牛畏予。解放后第一個初春 北平婦女在故宮太和殿前慶祝“三八”節。1949。明膠銀鹽。37.9cmx51_.6cm_

牛畏予。康同璧。1960年。明膠銀鹽。53.9cmx40_.9cm_

牛畏予。李德全設宴招待緬甸婦女代表團,宴會后一起跳舞。圖為著名舞蹈家戴愛蓮(左)與緬甸婦女代表。1956年10月20日。明膠銀鹽。54cmx53.7cm_

牛畏予。孫維世。1964年。明膠銀鹽。60.96cmx50_.8cm_

牛畏予。裕容齡。1960年。明膠銀鹽。53.9cmx37cm_

牛畏予。中央歌劇舞劇院演員趙青在練功。1962年。明膠銀鹽。54.6cmx53_.9cm_

牛畏予。阿壩少女。1963。明膠銀鹽。60.4cmx44_.1cm_

牛畏予。藏民與孩子。1960年代,四川。微噴輸出。60.96cmx50_.8cm_

牛畏予。丹江口水利樞紐大壩。1974,湖北。微噴輸出。50.8cmx60_.96cm_

牛畏予。僜巴。1975。彩色燈箱片。45.7cmx60_.9cm_

牛畏予。僜巴。1975。明膠銀鹽。51.6cmx38_.1cm_

牛畏予。豐收的田野。1960年代,新疆。微噴輸出。60.96cmx50_.8cm_

牛畏予。紅旗渠青年渠建設現場。1965。明膠銀鹽。59.8cmx46cm_

牛畏予。勘探隊隊員在雪山里做早操。1975,橫斷山脈。微噴輸出。60.96cmx50_.8cm_

牛畏予。拉小提琴的男孩。1973,廈門鼓浪嶼。微噴輸出。60.96cmx50_.8cm_

牛畏予。騾馬隊翻越日秀拉雪山。1975,西藏。明膠銀鹽。微噴輸出。50.8cmx60_.96cm_

牛畏予。少數民族孩子。1960-70年代。明膠銀鹽。60.96cmx50_.8cm_

牛畏予。四川阿壩“塔洼”,打麥場上。1963。明膠銀鹽。18.9cmx12_.1cm_

牛畏予。西藏山南乃東縣克松人民公社打麥場上。1975,西藏。微噴輸出。60.96cmx50_.8cm_

牛畏予。新疆(1988中國美術館展覽)。彩色燈箱片。60.9cmx50_.7cm_

牛畏予。在敦煌工作的畫家(劉玉權先生)。1960年代,新疆。明膠銀鹽。60.96cmx50_.8cm_

牛畏予。陳半丁與學生們。1954。明膠銀鹽。54.8cmx54cm_

牛畏予。畫家胡佩衡。1954。明膠銀鹽。54.7cmx53_.7cm_

牛畏予。畫家黃胄。1960年代。明膠銀鹽。53.7cmx53_.8cm_

牛畏予。畫家姜燕。1955。明膠銀鹽。53.7cmx53_.7cm_

牛畏予。畫家蔣兆和。1980年代。明膠銀鹽。54.6cmx54_.2cm_

牛畏予。畫家王雪濤。1954。明膠銀鹽。54cmx53.9cm_

牛畏予。畫家吳鏡汀。1954。明膠銀鹽。53.8cmx53_.8cm_

牛畏予。畫家徐燕孫。1954。明膠銀鹽。55cmx53.7cm_

牛畏予。畫家于非闇。1954。明膠銀鹽。53.7cmx53_.8cm_

高帆。定陶戰役大楊湖戰斗中,我軍防空哨兵。1946年9月,山東。明膠銀鹽。60.96cmx50_.8cm_

高帆。定陶戰役后,大批俘虜被押下戰場。1946年9月,山東。明膠銀鹽。50.8cmx60_.96cm_

高帆。滑縣戰斗后,劉伯承(前排左一)、鄧小平(后排左一)接見被我軍俘虜的國民黨104旅旅長楊顯明(前排中)等。1946年11月,河南。明膠銀鹽。60.96cmx50_.8cm_

高帆。滑縣戰役,押送俘虜。1946年11月,河南。明膠銀鹽60.96cmx50_.8cm_

高帆。鄄南戰役中繳獲敵人的榴彈炮。1946年10月,山東。明膠銀鹽。60.96cmx50_.8cm_

高帆。劉伯承與孩子。解放戰爭時期,赤岸。明膠銀鹽60.96cmx50_.8cm_

高帆。隴海前線的民兵擔架隊行進在黃河堤上。1947年夏。明膠銀鹽60.96cmx50_.8cm_

高帆。隴海戰役中繳獲的榴彈炮。1946年8月。明膠銀鹽。60.96cmx50_.8cm_

高帆。上黨戰役中,晉冀魯豫部隊粉碎閻錫山部隊對解放區的入侵,攻克屯留城。1945年9月,山西。明膠銀鹽。50.8cmx60_.96cm_

高帆。1940年,太行山區軍民在129師政治部所在地涉縣召開軍民聯歡大會。1940。明膠銀鹽。50.8cmx60_.96cm_

高帆。1945年6月,安陽戰役北流寺戰斗。1945.明膠銀鹽。60_.96cmx50_.8cm_

高帆。1945年6月,安陽戰役北流寺戰斗前的戰斗動員。明膠銀鹽。60.96cmx50_.8cm_

高帆。部隊在大槐垴開荒。1943.明膠銀鹽。50_.8cmx60_.96cm_

高帆。美軍轟炸機機組人員參觀太行戰績展覽。1944.明膠銀鹽。60_.96cmx50_.8cm_

高帆。太行山區涉縣人民送郎參軍。1942.明膠銀鹽。60_.96cmx50_.8cm_

高帆。“國民黨一團糟”。1949,北京。明膠銀鹽。50.8cmx60_.96cm_

高帆。北平各界慶祝和平解放,群眾在天安門前聽葉劍英講話2。1949年2月9日。明膠銀鹽。50.8cmx60_.96cm_

高帆。北平和平解放,第一批入城部隊經過天安門。1949年1月,北京。明膠銀鹽。50.8cmx60_.96cm_

高帆。北平入城式,正陽門前盛況。1949年2月3日,北京。明膠銀鹽。60.96cmx50_.8cm_

高帆。北平市民在東長安街三座門看解放戰爭形勢圖。1949年1月,北京。明膠銀鹽。60.96cmx50_.8cm_

高帆。參加慶祝活動的北平民眾在天安門華表下。1949年2月9日。明膠銀鹽。60.96cmx50_.8cm_

高帆。觀看解放軍入城的北平市民。1949年2月3日,北京。50.8cmx60_.96cm_

高帆。觀看解放軍入城的北平市民2。1949年2月3日,北京。明膠銀鹽。60.96cmx50_.8cm_

高帆。毛主席在西苑機場檢閱部隊。1949年2月3日。明膠銀鹽。60.4cmx50_.3cm_

高帆。毛主席在西苑機場接見北平各界人士代表。1949年3月25日,北京。明膠銀鹽。50.8cmx60_.96cm_

高帆。平入城式,解放軍宣傳隊的軍車經過西四牌樓。1949年2月3日,北京。明膠銀鹽。50.8cmx60_.96cm_

高帆。慶祝北平解放大會會場。1949年2月9日,北京。明膠銀鹽。50.8cmx60_.96cm_

高帆。慶祝北平解放大會上,聽北平市長葉劍英講話的北平民眾。1949年2月9日,北京。明膠銀鹽。50.8cmx60_.96cm_

高帆。中華全國文學藝術工作者代表大會。1949年7月,北京。明膠銀鹽。50.3cmx60_.4cm_

高帆。臨汾戰役,我軍爆破手進行連續爆破。1948年,山西。明膠銀鹽。50.8cmx60_.96cm_

高帆。太行八路軍出擊晉中攻打祁縣。1942.明膠銀鹽。50_.8cmx60_.96cm_

高帆。東歐人像。1960年代.彩色擴放。28_.9x24cm_

高帆。東歐人像。1960年代。彩色擴放。29.7x24_.6cm_

高帆。東歐人像。1960年代。彩色擴放。29.7x24_.8cm_

高帆。東歐人像。1960年代。彩色擴放。29.8x24_.8cm_

高帆。東歐人像。1960年代。彩色擴放。30.2x24_.2cm_

高帆。東歐人像。1960年代。明膠銀鹽。29.4x33cm_

高帆。東歐人像。1960年代。明膠銀鹽。29.7x37_.4cm_

高帆。東歐人像。1960年代。明膠銀鹽。29.7x37_.7cm_

高帆。東歐人像。1960年代。明膠銀鹽。34.9x29_.8cm_

高帆。東歐人像。1960年代。明膠銀鹽。37.2x27_.5cm_

高帆。東歐人像。1960年代。明膠銀鹽。38.7x29_.1cm_

高帆。東歐人像。1960年代。明膠銀鹽。38.8x29_.1cm_

高帆。東歐人像。1960年代。明膠銀鹽。39.4x29_.7cm_

高帆。嶗山風光。新中國時期。明膠銀鹽。44.6x38_.6cm_

高帆。漓江。新中國時期。明膠銀鹽。29.9x38_.6cm_

高帆。漓江2。新中國時期。明膠銀鹽。32.4x29_.7cm_

高帆。漓江3。新中國時期。29.8x33_.9cm_

高帆。漓江4。新中國時期。明膠銀鹽。30.4x29_.7cm_._

高帆。漓江5.新中國時期。明膠銀鹽。29_.5x38_.4cm_

高帆。山水1。新中國時期。29.9x37_.6cm_

高帆。山水2。新中國時期。28.1x36_.4cm_

高帆。山水3。新中國時期。明膠銀鹽。29.8x40_.3cm_

高帆。山水4。新中國時期。29.9x36_.5cm_

高帆。山水5。新中國時期。29.8x37_.3cm_

高帆。山水6。新中國時期。27.4x40_.3cm_

高帆。山水7。新中國時期。明膠銀鹽。33.5x29_.7cm_

1939年冬,高帆在自己創作的宣傳畫前留影。山西赤水河畔(太行武安)

1941年,129師師運大會前留影。右一為高帆

1944年7月,為中國抗戰執行空襲任務時受傷迫降、后被八路軍救起的美國中尉白格里歐到晉察冀畫報社參觀,與畫報社部分同志合影留念。圖中右一為高帆,右二為白格里歐,右三為沙飛

高帆、牛畏予在重慶(1951)

0早年照,牛畏予

1946年,牛畏予在太行山下的照相館拍攝

1950年代,采訪中的牛畏予(選自高帆制作的家庭相冊)

1950年代,牛畏予

1950年代,牛畏予在工作中

1959年,新華社記者為獻禮建國十周年的《中國》畫冊進行航拍歸來。右起:牛畏予、劉慶瑞、鄭小箴、唐理奎、喻惠如

1960年代,牛畏予在河南林縣紅旗渠拍攝

1960年代,在嶗山頂等待觀拍日出。后排左一為牛畏予

1962年畫報選題欄目規劃

1970年代,牛畏予關于川藏地區報道的照片和文字

1970年代,在邊疆進行拍攝的牛畏予。

第一屆文代會合影:吳群、高帆、石少華(左起)

高帆-合成定稿

高帆為牛畏予手工制做之相冊的內頁

高帆在散發第一張《人民日報》(1945邯鄲)

高帆戰爭時期的個人留影

69日,由中國美術館主辦的“中國美術館捐贈與收藏系列展:光影人生——高帆、牛畏予攝影回顧展”在北京中國美術館開幕。中國文聯黨組成員、副主席、書記處書記李前光,中國攝影家協會主席、分黨組書記王瑤,中國美術館館長、中國美術家協會副主席吳為山,中國美術館黨委書記張士軍,中國美術館副館長張晴,中國攝協副主席李樹峰,中國美術學院副院長高士明,跨媒體學院黨總支書記文濤,中國攝協分黨組成員、秘書長高琴,分黨組成員、副秘書長杜金、彭文玲等以及攝影界眾多知名人士出席開幕式。參加開幕式的還有高帆、牛畏予戰斗和生活的晉冀魯豫解放區老首長的家人、戰友和他的同事,特別是百歲老人黃鎮的夫人朱霖和國際共產主義戰士伊莎白·柯魯克,鮐背之年的黃華夫人何理良。開幕式由中國美術館副館長安遠遠主持。吳為山、李前光、高士明分別為展覽致辭,牛畏予致答謝辭。隨后吳為山館長代表中國美術館向牛畏予頒發了捐贈證書,感謝高帆、牛畏予的家屬向中國美術館捐贈高帆、牛畏予攝影作品240幅,豐富了國家攝影藝術寶藏,并敬祝鮐背之年的牛畏予身體康健!展覽精選了高帆、牛畏予攝影藝術生涯各時期代表性作品一百余件,全面呈現了他們從戰爭時期到新中國時期的赤誠藝術情懷。展覽分為五個部分:“他從太行來——高帆戰爭時期攝影”“平生只負云山夢——高帆新中國時期攝影”“女性風華——牛畏予女性題材攝影”“時代風貌——牛畏予肖像題材攝影”“邊疆山河——牛畏予邊疆題材攝影”。牛畏予和高帆的首次個人影展分別于198838日和199981日在中國美術館開幕。這兩次展覽也是他們攝影生涯中唯一在美術館舉辦的展覽,時隔數十載,再次在中國美術館舉辦高帆、牛畏予伉儷的攝影回顧展,具有特殊的意義。展出的部分作品是當年展覽的原作,折射了不同年代攝影印放與裝裱的材質與工藝,同時還有豐富的實物展品如高帆將自己在工作職務之余所做的攝影習作制作的手工書與折頁、高帆在新中國時期的畫報工作筆記、家庭合影等。展覽位于中國美術館三層13-17號展廳,展覽將展至618日。

展覽開幕式現場

吳為山為牛畏予頒發捐贈證書

1915年出生的伊莎白·柯魯克坐著輪椅觀看展覽

高帆(1922-2004),浙江蕭山人,1938年參加革命,曾任八路軍一二九師政治部干事、晉冀魯豫軍區政治部宣傳科科長等職。參加了上黨、定陶、臨汾、晉中等戰役的戰地攝影。在戰爭期間,歷任《戰場畫報》《人民畫報》《華北畫報》的主要負責人。建國后,歷任西南軍區《西南畫報》主編,解放軍畫報社副總編輯、總編輯、社長,《中國攝影》主編。是中國攝影學會的發起人之一。歷任中國攝影家協會(中國攝影學會)理事、副主席、主席、名譽主席。

高帆的攝影成就集中體現于戰地攝影,其在新中國時期拍攝的東歐人物肖像,也展現了極高的藝術造詣和審美旨趣。此次展覽中展出的《定陶戰役》《臨汾戰役》《北平入城式》《毛主席在西苑機場》等系列攝影,從戰斗前線、入城盛典到領導人重要活動,仰賴于攝影,這些歷史現場或儀式活動的記錄得以成為記憶的載體,它們具有產生鼓舞和改變人的生活和思想的深度和感召力。

牛畏予(1927-),河南唐河縣人,1945年春參加革命,在抗日軍政大學學習,1947年任晉冀魯豫軍區政治部宣傳干事。1948年任華北畫報攝影記者,后隨二野南下,在西南畫報工作,1951年初轉業到新聞攝影局任攝影記者,任新華社華北分社攝影組長,北京分社攝影組長,1955年回到總社任中央新聞攝影記者,1973年調任對外組攝影記者。1978年任香港分社攝影組長,1982年離休。

新中國時期,女性相關的新聞攝影題材通常作為拍攝任務布置給女性攝影工作者,這也是新中國時期女性視覺形象的來源。作為為數不多的女性攝影師之一,牛畏予在新中國時期拍攝了廣為傳播的女性形象,如:何香凝、康同璧、裕容齡、趙青、張權、孫維世,以及1949年第一個三八婦女節、新中國第一批女飛行員等廣泛的題材。

在新聞現場拍攝環境肖像,是牛畏予攝影生涯的主要特點。牛畏予所拍攝的《華羅庚》是新中國時期的代表性的人像攝影作品。此次展出的數十件肖像作品中,不但包括1955年全國美展中進行創作的畫家于非闇、吳鏡汀、王雪濤、陳半丁、姜燕等人,也包括牛畏予在50到60年代所拍攝的錢學森、茅以升、郭沫若、蔣兆和、齊白石、鐵人王進喜等。

牛畏予的作品,更多的是各民族的普通勞動者。在40年的攝影生涯中,她的足跡踏過祖國的塞北江南、川藏高原、天山腳下,廣收博納,精心拍攝了許多廣為流傳的佳作。她曾重走長征的雪山、草地,4次到四川阿壩拍攝專題,2次到新疆,1975年在西藏做長達8個月的采訪……在她所保留的10余本拍攝筆記中,我們能夠發現她對于自己生涯的總結“傾注心血,飽含真誠”。

影展前言

吳為山

一瞬永恒!這是攝影的價值所在,也是其魅力所在。從那些膠片中,我們得以瞥見那個時代,追憶那些過往,懷望人和事。

高帆、牛畏予伉儷所從事的攝影藝術是他們人生的事業。他們在抗戰年代參加革命,用攝影實現他們救國救民的理想。通過攝影,記錄了那烽火年代,攝影也塑造了他們的人生。

正如成仿吾先生在高帆延安陜北公學紀念本上的留言:“前進,中國的青年。”高帆、牛畏予用攝影傳達出奮發昂揚的精神和飽含生命觀照的人生狀態,他們是在民族危亡和爭取民族解放的年代里覺醒和戰斗的一代。他們的攝影實踐參與書寫了戰爭時期和新中國時期的中國攝影史,為我們部分地展現了自20世紀30年代末至70年代末的中國攝影狀貌。它們不同于民國時期的攝影審美,也異于80年代開始的將攝影納入藝術領域的學術探討。他們的攝影的關鍵詞是:民族、國家、人民,他們所從事的攝影生涯是其人生的最好注腳。

高帆、牛畏予是20世紀重要的攝影家。他們參與構建了社會主義現實主義攝影的視覺圖像和美學系統,展現了攝影家鏡頭下的社會生活和個性表達。兩位攝影家有幾點共通之處,他們投身攝影是在中華民族最危急的特定的歷史情境下,他們對于普通的民眾的生存狀態的關注是一致的。不同之處則在于高帆、牛畏予的攝影實踐在不同的歷史時間節點中發揮作用并且被關注,其攝影面向的現實境遇是有差別的,高帆的攝影成就集中體現于戰地攝影,當然,其在50年代拍攝的東歐人物肖像,也展現了極高的藝術造詣和審美趣味。牛畏予的攝影實踐則著重在新中國成立后在新華社攝影組拍攝任務 時展現出的女性特質和個性傾向。高帆攝影中充滿著宏大敘事帶來的史詩般的崇高感,牛畏予攝影中則飽含著女性的柔情、細膩和包容。

高帆拍攝的、為人所熟知的《定陶戰役》、《臨汾戰役》、《北平入城式》和《毛主席在西苑機場》等系列影像,從戰斗前線、入城盛典到領導人重要活動,這些歷史現場或儀式活動的記錄,仰賴于攝影得以成為記憶的載體,而被后來者觀看和研究,營造出另一番超越現實的意象世界。對于戰爭時期的攝影,更應看到這些攝影作品在當時能夠產生的鼓舞和改變人的生活和思想的深度和感召力,它一方面是現實人生的寫照,一方面也是現實人生的超越。在新聞現場拍攝環境肖像,是牛畏予攝影生涯的主要特點。牛畏予所拍攝的《華羅庚》是新中國時期具有代表性的人像攝影作品。她所拍攝的文藝界名家攝影,成為我們當下以及未來欣賞和研究的重要藝術文獻。

牛畏予和高帆分別于1988年和1999年在中國美術館舉辦個人影展,也是他們各自攝影生涯中唯一的攝影展覽。此次“光影人生——高帆、牛畏予攝影回顧展”是2017年度“國家美術作品收藏和捐贈獎勵項目”之一, 展覽精選了高帆、牛畏予攝影藝術生涯各時期代表性的作品一百余件,全面呈現高帆、牛畏予從戰爭時期到新中國時期的攝影藝術生涯和赤誠的藝術情懷。這將是一次藝術的巡禮,也是一場人生的禮贊。

展覽舉辦期間,高帆、牛畏予家屬向中國美術館捐贈高帆、牛畏予攝影作品共二百四十幅,完整呈現其不同時期的藝術創作特點和成就。在此,我謹代表中國美術館感謝捐贈者的義舉!敬祝鮐背之年的牛畏予女士身體康健!并祝展覽圓滿成功!

光影人生 寫在高帆、牛畏予攝影回顧展開幕之際

高初

2017年6月8日至19日,“高帆、牛畏予 攝影回顧展”于中國美術館13、14、15、 16、17展廳舉辦。牛畏予的首次個人影展, 于1988年3月8日在中國美術館開幕;高帆的 首次個人影展,于1999年8月1日在中國美術 館開幕。這兩次展覽也是兩個人生涯中唯一 的美術館展覽,因而在幾十年后,在相同的 場館內,對于高帆、牛畏予伉儷的攝影生涯 回顧,有著特殊的意義。 高帆生于1922年,曾就讀于浙江省立桑 蠶專科學校。“七七”事變爆發后,“拿起 畫筆走上街頭作抗日救亡宣傳”,自杭州前 往延安,先后在陜北公學和抗日軍政大學學 習,并和抗大同學一同奔赴華北抗戰前線。 在部隊,高帆被分配在129師先遣支隊做宣傳 干事,做壁畫和木刻,1939年期,因為部隊 繳獲一臺相機分配給了高帆,開始攝影。高 帆是129師(第二野戰軍)較為主要的攝影 者,拍攝了大量戰爭記錄和戰地生活的攝影作品。本次展覽在展出高帆戰地攝影題材的 同時,也將討論高帆在新中國時期將攝影視 為抒情與言志的藝術實踐。 高帆長期從事畫報編輯工作,自1930年 代末至1980年代初,歷任《戰場畫報》《人 民畫報》《華北畫報》《西南畫報》《解放 軍畫報》《中國攝影》的主要負責人。高帆 留存了畫報和攝影刊物的百余種編輯筆記和 會議紀要,這為學界討論戰爭時期與新中國 時期圖像的制造、傳播與觀看提供了可能。 牛畏予生于1927年,受從事地下工作的 胞兄牛斗影響,就讀于四川萬縣國本小學期 間參與讀書會,投身抗戰宣傳和識字運動。 1945年春參加革命,在抗日軍政大學學習, 1947年任晉冀魯豫軍區政治部宣傳干事。 1948任《華北畫報》攝影記者,后隨二野南 下,在《西南畫報》工作。1951年初轉業到 新聞攝影局任攝影記者,歷任新華社華北分 社攝影組長,北京分社攝影組長。1955年回到新華社總社任中央新聞攝影記者,1973年 調任對外組攝影記者。1978年任香港分社攝 影組長,1982年離休。 新中國時期的和女性相關的新聞攝影題 材通常作為采訪任務布置給女性攝影工作 者,在1948年至1984年間,作為為數不多的 女性攝影師之一,牛畏予拍攝了廣為傳播 的女性形象:康克清、許廣平、戴愛蓮、 趙青、丁玲……1949年第一個“三八”婦女 節、新中國第一批女飛行員 、女公交車司 機、藏族女犁手、人民公社的女大學生、大 慶油田女工人、福建女民兵等廣泛的題材。 牛畏予的相當多的作品,是在新聞現場 拍攝環境肖像,如發表在《中國攝影》上的 代表作《華羅庚》。此次展覽的數十件肖像 作品中,不但包括為第一屆全國美展進行創 作的畫家于非闇、吳鏡汀、徐燕蓀、王雪 濤、陳半丁、姜燕等人,也包括牛畏予1950 年代至1960年代所拍攝的吳文俊、錢學森、 茅以升、郭沫若、梅蘭芳、齊白石、康同 璧、容齡、趙青、馬思聰、戴愛蓮、老舍、 許廣平、郭沫若、蔣兆和、黃胄、張權、王 進喜、周信芳、孫維世、郁風、丁玲、草明 等。 牛畏予40年的新聞攝影生涯,拍攝了4000 余張在報紙雜志刊發的新聞照片,也保存了數 萬張退稿片。這兩套能在每一個新聞事件的 現場對應的文獻,不單是攝影者作為“宣傳 員”和“藝術家”的兩種身份,也折射出新 中國時期圖像生產的操作機制。 此次展出的200余件攝影作品都將捐贈 給中國美術館,其中也包含100件1940年代至 1990年代印放的原作。由這些作品構成的展 場局部,試圖將觀眾帶回幾十年前的中國美 術館的現場。為這次展覽新制作的銀鹽紙基 作品,全部使用原底印放。尤為值得一提的是,本次展覽也包括暗房師張左先生2004年至 2005年幫助高帆、牛畏予印放的一批作品。 (作者為高帆、牛畏予之孫,攝影史學者)

像一座花崗石的雕像 —紀念高帆老主編

 文/陳 勃  袁毅平  佟樹珩

2004年6月25日,在與癌魔苦斗了 一百三十余天之后,高帆同志和我們永別 了。 我們最后一次見到高帆,是2004年2月 4日他抱病出席中國老攝影家協會春節聯歡會。當時他面容消瘦憔悴,沉默寡言,顯得 十分虛弱。我們對他的健康狀況十分擔憂。 但也十分理解他的心情,因為這是一次難得 的與老戰友、老同事、老朋友見面機會,他無法割舍幾十年來與大家結下的深情厚誼。

對于我們三人來說,情況也正是如此。 自1957年5月《中國攝影》創刊起,至1966年 6月“文革”開始《中國攝影》被迫停刊為 止,高帆一直擔任《中國攝影》主編。在此 期間,我們三人相繼到《中國攝影》編輯部工作,并在工作中與他建立了深厚的情誼。 說到高帆被選定為《中國攝影》主編, 這要從1956年7月中國攝影學會籌備時談起。 因為,他作為籌委會成員之一,從那時起就 參與了籌劃出版《中國攝影》的工作。同年 12月在中國攝影學會成立大會上,他專門就 《中國攝影》《大眾攝影》(當時尚未定 名)籌備情況發了言,指出:“繁榮攝影創 作、提高攝影水平這項任務已經列入中國攝 影學會的章程上了,為了不使它成為一紙空 文,這就需要我們做很多工作,出版刊物這 項工作就是其中之一。” 高帆同志出任《中國攝影》主編,是經 中國攝影學會常務理事會討論通過的。理由 顯然是他有豐富的辦刊經驗。高帆早在抗日 戰爭時期就在八路軍一二九師政治部從事《戰場畫報》編輯、美術和攝影工作。解放 戰爭時期,繼續在晉冀魯豫軍區、華北軍 區從事畫報、美術組織領導工作。中華人民 共和國成立初期,他曾任西南軍區《西南畫 報》主編,后調北京參加《解放軍畫報》的 創建工作,先后任副總編輯、總編輯、社 長。以他豐富的工作閱歷和經驗,出任《中 國攝影》主編是完全可以勝任和信賴的。在 我們的回憶中,高帆同志對送審的稿件,態 度是非常嚴肅認真的。文稿中凡認為有值得 商榷的地方,他都用紅藍鉛筆醒目地標出 來,提醒編輯與作者研究修改。對圖片稿, 則看得格外仔細,凡認為需要剪裁的,他總 是親自動手,或提出各種剪裁方案。他有一 句名言叫“猛虎掏心”,意思是處理文稿 時,要把最主要、最精彩的部分保留下來,文章力求精煉;對照片則要反復推敲,也許 粗看不大起眼,但畫面經過精心剪裁,可能 成為一幅不錯的照片。這一點,給我們留下 了十分深刻的印象。 高帆同志并不僅停留在對送審的稿件提 出意見,他也十分關心我們編輯部的建設, 常提出許多好的建議。如1961年在一次談話 中,他建議請文藝界一些常寫評論的人士寫 寫攝影評論文章,可送上幾張照片,請他們 談談好在哪里,有何感受。就在這一年, 《中國攝影》先后發表了華君武、吳作人、 陶鈍、鐘靈等著名美術家、文藝評論家的文 章,受到讀者的好評。 當時,編輯部人員少,流動性大,有人 常被抽去參加義務勞動、民兵訓練等活動, 造成人員緊張,稿源恐慌。高帆得知這種狀 況,不止一次地提出:“現有人員要明確分 工,要有長期規劃,不要因為有人出去了影 響工作。一定要有幾個人扎扎實實頂住,既 要有專職分工,也要成為多面手。”并說 “要確保重點,亂也只亂個別人,要有人頂 住,專心搞稿子,要守好攤子。”一個“頂 住”,一個“守好”,讓編輯人員把工作崗 位當成戰場上的陣地去守衛。這生動的語 言,形象的比喻,為我們樹立了克服困難的 信心。總之,高帆同志對編輯部的建設,包 括辦刊方針,編輯思想,編輯方法,編輯人 員同讀者和作者的關系以及自身的思想藝術 修養等,他都經常提出一些十分中肯的指導 意見,大家都覺得受益匪淺。 高帆同志的本職工作很忙,很少有時間 寫稿和外出創作,但他也盡可能抽出時間為 刊物寫評論文章,參加討論會,有了滿意的 新作也愿交編輯部選用。1962年,他發表在 《中國攝影》第一期題為《攝影藝術的真善 美— 第五屆全國影展觀后漫筆》的文章 中,極力推薦畢品富的《開墾處女地》,認 為“它以尖新的題材和精警的結構、活靈活 現的本質和美的特性。”高帆的代表作《藏 族民兵》于1963年在第三期《中國攝影》發 表,隨即在第四期《再談人物特寫》一文中 談到自己的拍攝的體會。他寫道:“(1961年9月)我到康藏高原,遇到一個藏族民兵, 他的父親、哥哥都被頭人所害,自己也被關 在頭人的土牢里,最后殺了土官,投奔解放 軍......了解到他的身世以后,立刻給我以強 烈的激動,從他身上看到了站起來的奴隸的 那種深沉、潛藏的力量。”因此他在拍攝這 幅照片時,力求拍得“真像一座花崗石的雕 像”、“真是個頂天立地的人”。由此可 見,高帆的創作是在理論指導下進行的,態 度是非常認真的。從當時發表的這幅作品可 以看出編輯是完全按照作者的創作意圖精心 剪裁的。遺憾的是,后來多次被采用時,畫面在剪裁上大都走了樣。 我們無法詳述高帆擔任主編時,對《中 國攝影》刊物和編輯部所做的貢獻。但這些 貢獻是不會磨滅的,必將載入中國攝影史 冊,并永遠留在我們的心中。                                              

2004年6月30日 原文為《悼念高帆老主編》,本文有刪 節,標題為編者所加。 本文作者陳勃(1925-2015)為《中國 攝影》雜志第二任主編,袁毅平為《中國攝 影》第三任主編,佟樹珩曾為《中國攝影》 編輯,曾任《大眾攝影》雜志主編。

高帆、牛畏予談攝影

我和高帆工作都很忙,也不經常談攝影。以前我們都要開很多會,很晚才回 家。所以到了家也很少談工作。我也不想評價他的照片,因為這些還是讓別人去 評價吧,如果一定要說,我和大家的看法一樣,這些照片是珍貴的文獻資料。 高帆這個人不吸煙、也不喜歡喝茶呀、跳舞呀這些事情,他就是喜歡逛書 店,看一些有關文化歷史的書,家里有很多他買回來的畫譜、線裝書。他還挺喜 歡古董,雖然當時身上錢很少,但是他挺喜歡這些小玩意。他和一些畫畫的人比 如黃胄、高泉是很要好的朋友,是那種淡如水的君子之交,因為在藝術方面他們 很談得來。還有原來家里的畫報多得不得了,很多是國外的畫報,碰到畫報上有 好的內容,好照片或者世界名畫之類的,他就剪下來夾在本子里。他的愛好就是 在文化藝術領域里,美術、雕塑、篆刻他都喜歡,我就說他是個雜家,戰爭年代 刷個標語,到邯鄲塑個雕像,他都能干。 摘自牛畏予《高帆印象》,刊于2004年8月《大眾攝影》

一本畫報所以受到廣大讀者的喜愛,首先是因為它所選登的圖片主題鮮明、 形象生動、構圖新穎、畫面清晰。但是,如果忽略了圖片的說明文字,也不能達 到應有的效果。一張好的圖片,再有好的文字說明作配合,將會增加它的積極意 義,增強它的藝術表現力。 好的圖片說明,都不是一揮而就的,甚至也不是僅僅花費了一個人的勞動。 它常常是記者和編輯共同努力、反復琢磨的結果,有時,還是編輯部人員基地研 究的結果。作為一個編輯,必須根據原稿內容和當時的宣傳方針政策,對每一 組、每一張圖片的說明都進行仔細研究,可以推敲,反復加工。但是,編輯加工 的基礎仍在原稿,一切素材和感受,主要來自記者。因此作為一個記者,不僅要 拍好圖片,充分發揮圖片的影像效果,同時,又必須積累豐富的文字素材、材 料,并盡可能地經過初步整理,一并提交編輯部。具體點說,既要求記者帶提供 每組或每張圖片原稿時,必須同時提供文字材料,交待出圖片所反映的事物的性 質、時間、地點、經過和結果,以及記者本人的感受和認識。這是編輯進一步加 工并編寫出生動、有力的圖片說明的主要依據。  摘自高帆《圖片的文字》,刊于1962年5月《攝影報道業務資料》

1943年夏,我們看到晉察冀根據地出版的《晉察冀畫報》,雖然也是小8開畫 冊,卻全是照片。我們十分羨慕。當時,只有政治部主任蔡樹藩有一架照相機, 他把這架稀罕玩藝兒交給我保管。我一有機會就擺弄,拍了不少照片。經常是在 老鄉窯洞里用被子把窗戶蒙上,借兩只大碗,裝上顯影液和定影液,就沖底片、 印相片了。糟糕的是,遇上日本鬼子“掃蕩”,馬上就得轉移,常常把照片、膠卷埋在大樹下、野地里。很多寶貴的照片, 就這樣再也找不回來了。陡們常以此為憾 事。如果我們也能搞一本刊登照片的畫報, 那該有多好! 一天,黃鎮把我叫去問道:“你看到晉 察冀搞的畫報了吧?”我說看到了。他說: “我們太行山也應該搞,雖然很困難,但是 下定決心,向兄弟軍區學習,多想些辦法, 還是可以搞得起來的。”后交給我一個任 務—到晉察冀去! 于是,我揣上一疊我們拍的照片和一顆 手榴彈,就出發了。開始是一名武工隊隊員陪 著走,后來是一位老鄉(地下交通員)帶著我走,走出山口后,試了三次,才在一個深夜爬 過敵人嚴密封鎖的正太路,終于到達《晉察冀 畫報》社所在地—阜平洞子溝。《晉察冀畫 報》社主任沙飛熱情地接待了我。在那里,我 學習了辦畫報韻經驗,在他們的幫助下,把我 帶去的照片制成銅版。秋末冬初,我用塊布把 銅版裹好,捆在腰上,邁開雙腿,又回到王 堡。黃鎮見我平安回來,十分高興,立即組織 幾個人(記得編寫文字說明的人是他親自點名 的)動手編印起畫報來。由于我們只有石印 機,沒法把銅版直接上機印成畫報。經過工人 們反復試驗,最后把銅版上的照片用藥紙復 印下來,再上到石板上,終于印成了畫報,也是小8開。我記得,這是《戰場畫報》的第12 期,出版日期是1944年8月。這是129師(太行 軍區)政治部編印的第一份印有照片的《戰場 畫報》。 這期畫報,凝聚著黃鎮的心血。從派我 到晉察冀去學習,到后來組織人員,編輯、 定稿、印刷的每一個環節,都是他以政治家 和藝術家的眼光指點我們的。這期畫報發到 部隊后,指戰員們爭相傳閱,高興地說: “我們終于看到照片了!” 1945年上黨戰役之后,《戰場畫報》 準備改刊,成為晉冀魯豫軍區的《人民畫 報》。黃鎮又派我到張家口搞照相器材,籌建畫報印刷車間。 新畫報極大地鼓舞了我八路軍129師將 士的抗戰熱情,進一步豐富了部隊的精神生 活。以致許多在太行山戰斗過的老戰士至今 還常常回憶起當年見到這期畫報的情景,也 自然地追憶起黃鎮這位工農紅軍的藝術家, 對抗日文藝工作所作出的巨大貢獻。 摘自高帆《黃鎮創辦〈戰場畫報〉》,刊于1995年7月《攝影文史》《開墾處女地》和其他優秀攝影作品,用 事實向人們證明:攝影藝術要達到強烈逼人、 激動人心的效果,所攝取的應當是生活激流中最富有概括和集中性的一個片段;是斗爭浪花 里最富有典型和代表意義的一個場景。這就要 求攝影藝術作品在形象地反映生活的同時,還 得深刻揭示生活的本質和美的特性。因此,我 們在觀賞每一幅攝影藝術作品的時候,自然就 產生如下的發問:作者看到了什么?抓住了什 么?是對斗爭的歌頌還是對生活的贊美?是揭 示生活的真理,還是展現大自然的美麗?…… 要使觀眾在作品欣賞中對這些問題得到滿意的 自我解答,就要求作者深入生活當中,對感 受到的事物,進行觀察、比較和選擇。做到看 深、抓精、拍活,使一幅攝影藝術作品,真正 達到事理明、氣氛足、形象美的境地,產生共鳴和聯想的藝術效果,以增強它的啟發和教育 作用。 攝影藝術的創作基礎是建立在對現實生 活的深入理解和準確反映上的,因而攝影家 必須站在斗爭生活的激流中,以高度的責任 感和對生活的洞察力,敏銳地守望事件的發 展進程,關注生活高潮的形成和掀起,捕捉 人物神態動勢的表露和開展,來揭示斗爭生 活的積極意義,按照準確、鮮明、生動的要 求,創作出真善美的優秀攝影作品。 摘自高帆《攝影藝術的真善美——第五 屆全國影展觀后漫筆》,刊于1962年第一期 《中國攝影》

我們說,攝影這個工作,一方面要有高 度的思想性,另一方面要有熟練的攝影技 巧,把真人真事真現場記錄下來。這樣的記 錄,才能真正做到感情真實,氣氛強烈,動 作豪放。作為部隊的真實形象來說,就是要 做到感情真,氣氛足,動勢強,威勢壯。這 就要在深入生活當中,對攝影對象做充分的 了解,并掌握形象思維的規律,將思想性和 藝術性結合起來,以快速、敏捷的動作在一 瞬間把它記錄下來。這樣的照片現在看來也 有,但也不很多。應該批判“四人幫”, “四人幫”把人公式化了,模式化了,一個 模子下來,裝模作樣。我們說,三大革命運 動當中涌現出來千千萬萬的英雄人物,都應 該是別開生面的,各有性格特點,各有各的 風度的。他們在各自的戰斗崗位上,和各種 環境中所表現的特定的行動也是各不相同 的。本來任何一個熟練的勞動者在勞動中, 經過長期的鍛煉,都有各自的熟練的勞動姿 態。如果我們反映出來的人物形象是鮮明生 動的,那么這個典型人物形象必定是具有典 型的性格特色的。比如戰士操練,你人為地 讓他把眼睛睜得大大的,牙齒咬得緊緊的, 你天天這樣要求,能拍出真實的具有新鮮特 點的照片嗎?能真正地刻劃典型人物的形象 嗎?因此你首先應該了解,戰士們在操練 中,頭腦中沒有敵情觀念,眼睛里沒有敵 人,只有當他拿著槍,在操練演習當中以實 戰的要求真正地進入情況,這個時候你要是 能眼明手快地照下來,那么那樣的照片,典 型性就強,政治性就強,人家看了這張照 片,可學的東西就多。 摘自高帆《發揚革命攝影的優良作風— 在全國影展工作座談會上的發言》,刊于 1978年第二期《中國攝影》

建國以來,特別是近幾年來,隨著我國國 民經濟在調整中前進和人民生活的提高,攝影 事業在迅速發展。攝影已從專業工作者的手中 越出,為愈來愈多的工農兵、知識分子和干部 所愛好。專業隊伍也有了很大發展,業余隊伍特別是青年攝影愛好者人數空前增加,至于欣 賞攝影作品的人已日漸遍及全國,更非戰爭年 代可同日而語了。攝影事業的廣泛開展,實際 上就是普及工作的開展,這個工作成效是顯著 的。面對著十億人民這樣的一個大國,攝影事 業的普及工作有著廣闊的前景,需要哦我忙呢 不斷去大力開創。 但是,就攝影創作現狀來說,我們要致 力于普及基礎上的提高。對攝影普及工作給 予必要指導工作的同時,要嘔心瀝血,以十倍、百倍的精力去致力于攝影創作的提高。 原因是廣大群眾的文化水平和藝術欣賞水 平,比之建國初期大大提高,而且現代化的 其他視覺藝術(如電影、電視、錄相等), 在急劇地發展。如果攝影創作固步自封,停 滯不前,年年月月還是以“小放牛“一樣的 東西提供在群眾面前,那么,人民群眾是不 會滿意的。 攝影創作要提高,五一首先要深入到群 眾中去,深入到生活中去,挖掘生活中最新最美的題材,發現生動的形象和生動的表現 形式。同時要在堅持四項基本原則的前提 下,認真貫徹“雙百“方針,不斷擴大題材 范圍,并發展不同的藝術風格和流派。要勤 奮學習,勇于探索,虛心吸取姐妹藝術的長 處,虛心學習世界上先進攝影技術和經驗, 努力提高藝術修養和藝術表達能力。要不斷 解放思想,力求在題材上和表現形式上有所 創新。為了更好地促進攝影創作的提高,有 一些問題還需要進一步地探討。

關于洋為中用問題。毫無疑問,我們應當學習外國的先進攝影技術和經驗,但是, 學習別人的長處,一定要為我所用,要考慮 到我國的國情和廣大人民的欣賞習慣,要與 傳統的繼承結合起來。 關于學習攝影技法問題。隨著時代向前 發展,為使攝影作品具有豐富多彩、比較完 美的藝術表現形式,多用一些技法是必需 的,但是,它必須與內容相結合,為內容服 務。為技法而技法的作品是沒有生命力的,因而也是不足的。 關于探索和創新問題,要探索,要創 新,難免會有失誤。我們應及時總結經驗教 訓,以利于繼續前進。走了一段彎路,又回 到正確道路上,是好事。我們應當始終鼓勵 創新精神。 摘自高帆《爭取攝影事業的更大繁 榮——紀念毛澤東同志〈在延安文藝座談會 上的講話〉發表四十周年》 ,刊于1982年第 三期《中國攝影》

記憶碎片— 我的父母高帆、牛畏予二三事 

文/高 騰

生命進入快車道,記憶會成碎片,能撿拾 的多半是有溫度的碎片。2004年6月25日,父 親彌留時我在床邊,他的呼吸停止時,我大聲 提醒,鬧得醫護人員一陣忙亂,其實大家都明 白,將要消逝的生命是留不住的。只是此時, 我俯身吃驚的聽到一種聲音,那是父親咽氣的 聲音。就如同停水時,水管回水發出的咕嚕 聲,接著是一聲長長的嘆息,轉瞬,父親那張 腫脹的臉又恢復了原來的容貌。 

北京缸瓦市路東一小胡同口的建筑常 勾起我的回憶。小時候,那是一個小藥房, 現在早已物是人非,僅剩建筑了。記得有一 天,父親躺在床上對我說,他身體不舒服, 讓我去藥店買頭痛感冒藥。我手里攥著錢, 幾乎一路小跑到藥店,回來也沒敢耽擱,生 怕父親死在床上,結果見父親好好的呆在床 上,安然無恙。等長大回想往事,父親是不 是在惡作劇。當父親有一天,真的是如他所 說,一副骨架一張皮,以羸弱之軀躺在病床上時,我希望這又是一次惡作劇,但不是, 這次真的是無力回天,我愿以我的死來換父 親的生,我心在流血。 

“文革”初期,父親右眼失明,他執意 不安假眼,這需要日常點眼藥水消炎。眼藥 水有的是朋友托人捎來的,其中有簡慶福、 陳復禮。每次給父親點眼藥水,我都用香皂 洗手。父親平躺,我從冰箱取出眼藥水,用 手輕輕捏起他右眼因眼球萎縮而更顯凹陷的 上眼瞼并提醒著:放松,別緊張,待點上兩 三滴眼藥水后再慢慢合上。他總不免用浙江 口音嘮叨兩句,太兇,太兇,但我知道,他 會安然入睡的。 

2016年夏天,我和老朋友李培義如約在他 的高碑店崇德堂見面,同去的有朱德外孫媳 婦高琦和我愛人來力。在古樸的客廳意外遇 到父親的老朋友,確切的說,是與我的父親 高帆共事的朋友,年近八旬的李力生老師。 許是激動,許是內心復雜的情感,只見他忙不迭地來到案幾前鋪宣展紙,研墨潤筆,抒 寫劉邦的《大風歌》:大風起兮云飛揚,威 加海內兮歸故鄉,安得猛士兮守四方!像是 久違的朋友,他對我說:“高騰,這幅字送 給你。”他又從包里拿出印泥和圖章一一落 款蓋章。接著為高琦和來力也寫了幾幅字。 他談到當年是高帆把即將從中央美院畢業的 他要到解放軍畫報社做美術編輯,不久又對 他說,要把毛筆字練好,以后畫報就不用再 去找李鐸和劉炳森寫字了,并托人從浙江省 軍區捎來一箱宣紙放到李力生面前。“文革”開始,被當作走資派的高帆首當其沖被 批斗,又因與鄧拓的私交,罪行更重。為讓 他交代問題,造反派曾在畫報社食堂批斗 他。還威脅如果態度不老實,就砸爛他的瓶 瓶罐罐,高帆低頭接受批斗時聽到了有瓷器 摔碎的聲音,其實他們為嚇唬他,摔的都是 食堂的碗。“文革”山雨欲來,高帆有所察 覺,心里也有所準備,他找來一個大木箱把 心愛的瓷器,用軟紙包好一一放入木箱,木 箱蓋虛掩,為讓接收的人過目。貼了封條的 門是不能打開的,幼小的我不時能踮著腳尖 透過窗戶看見老鼠從木箱旁經過。后來,畫 報社的張維鈞叔叔曾對我講,是他保護了高 帆那箱瓷器。他用大釘子把木箱釘死,用腳 踹到墻邊并告訴同來的人不碰封資修的玩意 兒。歲月無痕心有痕,我作為高帆的孩子此 時能夠感受到一位老人深藏內心幾十年的愧 疚,因無法尋找釋放的機會,恰逢這一次偶 遇,我和我故去的父親釋然了,心暖了,因 為我與父親心靈相通。 

上世紀50年代,高帆與黃胄同在總政做 文化工作,一經相識便成為朋友。一天中午放學回家,只見屋內飯菜飄香,火爐上燉著 砂鍋雞,小桌旁坐著一位客人,吃的滿臉冒 汗,那是北方人特有的一張大臉,讓人印象 深刻。飯后在北屋的案幾邊,父親已經在 鋪紙研墨了。客人走過來搖頭說,剛開始試 著畫驢,畫畫看。桌上除了硯臺、鎮紙,還 多了一個淺盤,便于調墨,父親把小張宣紙 撕成幾片,揉成團放在一邊。唔,客人下筆 先從驢屁股開始,只幾筆,濃淡適宜,先身 子,后是腿再后是頭,一頭栩栩如生的毛驢 躍然紙上。可是客人不滿意,多次將畫作揉 成團扔進字紙簍。送走客人,父親把字紙簍 揉皺的宣紙鋪展開,細細品味,尚好的索性 用噴壺潤濕貼在門板上進一部端詳,直到畫 作自然脫落,最后經過裝裱掛在墻上。20多年 過去,尤其經過“文革”的磨難,老友重逢 倍感親切,當黃胄看見高帆客廳墻上掛著他 早年畫的驢時,更是心緒難平,當即又在上 面添加了40個字,為二人的友情佐證。

鄭景康是父親常掛嘴邊的名字,家里 有一本精美的油畫冊就是他送的。好像是 1952年,或是1953年,在畫冊扉頁上有記錄 日期,那是父親彌足珍貴的物品。每次搬家 都要詢問這本畫冊的安放處,生怕丟失。他 們兩個人的友情要追溯于戰場,1984年冬, 張家口解放,這是華北部隊打下的第一座大 城市。路燈下,高帆撞上了鄭景康。重逢的 老友,又是在剛剛解放了的城市,他們盡情 擁抱,親熱,打鬧。鄭景康拉著高帆的胳膊 說:“走,下館子。”高帆說:“沒錢!” 鄭景康擼下手上的金鎦子說:“當掉,我請 你。”解放后,兩人的走動更多了,鄭景康 是一人生活,父親找他方便,每次去他王府 井小閣樓的家,他都會熱情的說:“小老 弟,我又認識一家廣東館子,那個廚師燒的 菜不錯,我們去嘗嘗。”我只知道鄭景康是 我父親的好朋友,歷史背景復雜,我哪里知 道鄭景康還有顯赫的身世,他的父親鄭觀應 是近代實業家,大買辦,著有《盛世危言》 一書。 

我母親牛畏予的性格就如同她的名字執 拗的一根筋,在攝影上是一條道走到黑,陪她在風雨中助跑的是我的父親高帆。1948年, 她與父親相識在河北固義,八路軍一二九師 政治部宣傳部,當時部長是任白戈。我母親 是收音員,負責收聽國民黨廣播,并記錄、 復印,第二天分送各部門。父母從認識到互 有好感,再到有了戀情,麻煩也接踵而至。 無奈,母親被調到太岳留守處。她只身背 著行軍包,在一個個小村莊落腳,派飯,走 了兩三天到達駐地。后來,父親從組織部長 張南生那獲知牛畏予的下落。在攻打臨汾前 夕,高帆騎馬找到留守處,他一孔一孔窯洞 地找,最后總算在一座廟里的小學與我母親 見了一面,他懷揣的發糕不知是否屬于他們 的定情之物。不久,組織部長張南生批準父 母結婚。解放戰爭的步伐很快,幾乎十天一 個命令,屋未暖又開拔。1949年新中國建國前 夕,我父母坐一夜運煤火車趕到石家莊,在 那見到負責《晉察冀畫報》的石少華,他留 牛畏予在畫報社工作并讓留守人員谷芬教她 學照相,因相機老,焦距固定,她們在麥田 練習目測距離,一壟三米,一壟五米,利用 趕集時拍照,選擇光線和角度,回來沖洗, 印片,講評,母親從零開始接觸攝影。不久北平解放,高帆與齊觀山等進城,后父親跟 隨劉鄧部隊進軍西南。晉察冀和晉冀魯豫部 隊合并為華北軍區即后來的北京軍區。石少華讓母親當攝影記者并告訴她,新中國需要 女攝影記者。過了一段時間,當時新聞出版 署副署長薩空了責成石少華組建攝影部,也就是后來的新華社攝影部。母親開始在攝影 部中央新聞組任攝影記者,組長是齊觀山。 她拍攝的薄一波在前門火車站迎接鄧穎超、 蔡暢大姐的圖片,登在了新中國成立伊始的 人民日報上。母親經常找對外組,詢問有什 么樣的片子需要她去拍,她幾乎跑遍了祖國 各地,偏僻角落,使她的圖片種類變得豐 富。我的母親在新華社一直工作到離休。 

我的母親是幸運的,機會和朋友相伴, 她只要努力,種瓜得瓜,種豆得豆。母親的 攝影之路有自己努力的結果,也來自于許多 人的幫助,比如拍華羅庚時,在現場就有 戴戈之的夫人、鄭景康的學生和助手章梅的 幫助。再如當年新華社攝影部的黑白、彩色 暗房師傅,沖卷、印片、放大都是他們在 做,這是多給力的后勤保障啊,簡直讓攝影 人羨慕死了。我知道的牛畏予背后有個老師群體:石少華、鄭景康、張印泉等等。母親 還有一位得天獨厚的老師,我的父親。戰爭年代,他們經常天各一方、聚少離多;和平 時期,父親在母親的攝影道路上始終扮演圖 片編輯的角色。他經常告訴她這張圖片怎么 好,另一張圖片怎么不好,他會大膽剪裁, 毫不客氣,把重新剪裁好的圖片貼在卡紙 上,不信你記不住。 “文革”歲月,母親在小院每天晚上給石臺上的蜂窩煤爐子封火的 場景時時在我的腦海里浮現。她戴著打了補 丁的線手套,用火筷子把十二個眼的蜂窩煤 對正,再用鐵棍通一遍,最后把镲形蓋倒扣 在爐膛上,周邊用爐灰小心翼翼地填滿、壓 實,不能漏風,只有這樣,第二天早晨爐火 才不會熄滅,才可以生火做飯過日子。天天 周而復始重復著一個動作,忍耐、執著的人 生態度,改變著母親,使她樂于去偏僻艱苦 的地方,樂于與勞動人民為伍,這才使她拍 攝的圖片類別變得豐富起來。 

自然,我的母親也沒忘記父親的提醒: 攝影要走出去。母親拿回的不發稿的廢片, 父親又認真篩選,剪裁后貼在卡紙上進一步 審視。他說不要輕易丟掉廢片,留著,讓時 間來沉淀,也許它會成為一張不錯的片子。 (作者為高帆、牛畏予之子,曾任《光 明日報》攝影記者)

相關圖集

排列3预测 捕鱼来了辅助软件 陕西快乐10分有什么技巧 share wallet怎么赚钱 11选5计划软件哪个最好 欢乐捕鱼人官网 网页游戏工作室赚钱 pk10自动下注破解软件 彩票计划群赚钱套路 炸金花手机版赢现金 重庆时时猜龙虎和 扑鱼比赛赢话费 抢庄牌九平台官网 黑龙江快乐10分规律 加入美卡联盟怎么赚钱 飞艇免费计划7码 老虎机遥控器哪里有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