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3预测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您所在的位置:主頁>> 圖片>> 商業攝影>> 圖集

連海:在商業人像攝影的運作中,攝影不再是屬于“個人”行為

來源:第八屆全國人像十杰評選   責編:連海   2015-06-30

查看大圖


商業人像攝影與一般的人像攝影最大的區別就是,在商業人像攝影的運作中,攝影不再是屬于“個人”行為,而是攝影師根據客戶要求與群體合作共同做出的商品。在攝影過程中占主導地位的不是攝影師本身,而是下訂單的客戶。在攝影的拍攝過程中攝影師往往要先配合客戶的要求,然后再提出自己的意見,再好的作品也要得到客戶的認可才可以產生作品的價值。
由于個人審美水平不同的緣故,同樣信息對于攝影師與客戶而言理解可能是不同的,能讓客戶理解并認同攝影師的意圖,就是一個優秀商業攝影師與攝影工匠最大區別。也就是說,衡量新穎的和熟悉的信息之間的關系,傳達者的知識儲備和表現的意圖,要和信息的接收者的知識儲備融合起來才是商業人像攝影最有效的信息傳遞方式。
——何連海

他,七歲師從國畫大師學藝十余年,成為其關門弟子;
他,十七歲免試進入河南大學美術系,一年后退學;
他,十九歲又考入鄭州大學攻讀中國畫專業;
他,二十一歲時放下了為之付出15年的國畫生涯,專攻攝影;
……
是什么機緣讓他師入名門?是什么原因讓他跨入名校后竟然退學?又是什么讓他決定放棄為之付出了十多年的國畫生涯,投身攝影事業?他說他選了一條“不歸路”。
今天我們約到剛剛獲得”人像攝影十杰“稱號的何連海老師,對學員們的熱門提問進行統一回復,希望可以幫助到大家。
 
問: 聽說您七歲就師從國畫大師,可否談談其中機緣?
何:我是河南開封人,熟悉開封的人都知道那里中國畫的藝術氛圍非常好,有很多國畫大家在這里居住。有很多人以為我家世比較好,其實我父母是開照相館的,而且是很小的那種。但我的叔祖父是搞藝術的,他與恩師相熟。經叔祖父推薦,才有機緣進入老師的門下。如今恩師年近80年,我有幸成為了他老人家的關門弟子,并多受垂愛。十多年的言傳身教,應該是我人生中第一位導師了。在我心中,他不僅僅是一位傳授技藝的師父,更像一位慈父。十多年來的嚴厲教導,使我在專業方面從不敢馬虎,每一個細節都是認真的重復成千上萬遍。小時候的我也很頑皮,記得有一次偷懶,拿師姐的畫冒充自己的畫,被發現后,恩師罰我在太陽底下跪了一整天。從那之后我明白了一個道理:學習沒有捷徑,不能投機取巧,要想掌握高超的技藝,唯有狠下苦功。正是恩師當年的嚴格要求,為我今后事業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問:聽說你曾經考入河南大學又退學了是怎么回事?
何:我是當時全國專業考試特招生的全國前三名,通過免試進入河南大學的。是班上年齡最小的學生,同學們都把我看作一個“小孩兒”,玩又玩不到一起去,聊也聊不到一塊兒。很少離開家的自己性格也相對倔強,更重要的是文化課跟不上,很有壓力,呵呵!最終,在多次和家人“斗爭”與商量后,選擇了退學。就這樣稀里糊涂的結束了自己的第一次大學生涯。退學之后一開始感覺還是不錯的,有種解脫。時間長了就迷茫!越來越迷茫!有點不知道何去何從的感覺,開始逃避……常常把自己一個人關在房間里畫畫,人也變得越來越浮躁,根本靜不下心作畫。所以問題就來了,但是怎么逃避都是沒用的,必須去面對。我知道我的人生要靠我自己來承擔。經過一段時間的思考,我決定重新走進校園,進入鄭州大學進修中國畫專業。這條不歸路的“轉折點”確切的說是大三時,當時學校組織去“莫高窟”進行為期一個月的藝術考察。行程的第一天,在莫高窟展覽館看一個有關絲綢之路的專題攝影展,里面匯聚了很多名家拍攝絲綢之路的攝影作品。現在回想起來,正是那個“影展”像火山爆發一樣激發了我的攝影潛能,可能這是上天的安排吧!
看完影展后,那一幅幅美麗的畫面在我的腦海中揮之不去。第二天,我又專門跑過去看了一遍。回去一夜都沒有睡著,滿腦子都是那些畫面。當時就在想:如果用攝影去描繪,記錄這些東西,是不是會離生活更近一些?更真實一些?最后我得了個結論:國畫比攝影更意像,而攝影相對更具現實性。
回來之后,我無法靜下心來畫畫,每天腦子里都是那個影展,就算在專業課上也不時地想起那些畫面。每天一下課就跑到學校的機房去查詢世界攝影大師的資料,如:韋斯頓、亞當斯、卡什、布列松、西江英公、森山大道等等。久而久之我開始恐慌了,真的很害怕!一個畫畫的,不考慮自己的專業,怎么會滿腦子都是攝影的東西呢?說真的,自己也很苦惱,畢竟我的專業是國畫而不是攝影,我真的沒有想到自己選擇了一條不歸路。
 
問:如何理解“不歸路”?
何:大概半年后,我開始決定嘗試性地學點攝影知識。并很惶恐的去找恩師聊了這件事,恩師當時的表情我至今都記憶猶新,甚至,這一生都無法忘記!放棄所為之付出多年的繪畫而轉戰攝影,我并不知道這個選擇對不對。在當時,以我的條件以及身邊的資源,如果堅持畫畫很有可能會有所成就。雖然攝影和繪畫有些聯系,但是對我來說攝影仍是個未知領域。可以說,在后來的一段時期我仍處于迷茫狀態。但是心里知道:我要學攝影!我要走攝影這條路!至于走好走不好就全看自己了。
 
問:你攝影方面是跟誰學的?有沒有通過一些專業訓練?
何:我在鄭大上學的時候,大三大四沒什么課了,就報了北京電影學院兩年的研修班,系統學習攝影理論及相關知識。在北影學習的這段期間,馮建國老師(原北京電影學院研究生導師)對我有很大的影響,從他身上學到對待攝影的態度:嚴謹、認真、執著。后來,他建議我去日本學習攝影,但我本科讀的中國畫專業,這個專業只有中國有,國外不認可。要去日本學習,我得從一年的預科開始再學五年本科,一共六年的時間。這大大超出了我對時間的預期,不得已就擱置了。后期就通過互聯網以及雜志等渠道對日本攝影進行了解和學習。到目前為止,日本攝影都對我的攝影風格有較大影響。
 
問:15年的國畫經歷對您的攝影創作有幫助嗎?
何:學習繪畫的經歷對我今天的攝影風格多少會有些影響。清初著名畫家石濤有一句名言:“筆墨當隨時代”。意思就是:時人作畫與時代跟風。作為一個攝影人,其實也是“影像當隨時代”的。每一個時代都有它自身的特征符號,你的作品能不能記錄下來這個時代鮮明的特征?我們怎么去把這些東西符號化?讓觀眾在我們的作品中能親身感受到它的時代氣息?在這一點上是相通的。
 
問:從事攝影的這些年,有沒有遇到瓶頸呢?
何:我們所謂的“瓶頸”,無非就是自己的眼界、思維、專業知識等等,在一個特殊的時期受到了限制,無法完成自我突破.每個人在職業生涯的不同階段,都會遇到各種瓶頸。其實,這時我們不必著急,首先要讓自己冷靜下來,把專業放一放,給自己一個“假期”,讓自己完全放松,這個期間不要去考慮和關注任何與專業相關的任何信息。等完全放松之后,再去慢慢的關注一些與專業相關的信息。可以看書,不一定是專業書籍,可以是雜志或者別的一些文學類的等等;可以看影展,必須是高規格的,最好是大師級作品;當然,最好的辦法就是和圈里的朋友、前輩聊天。這些都可能幫助我們更加清楚的認識自己,并找到問題的根源所在。在這個過程中,也會逐漸找到很多解決方法。總體來說,遇到瓶頸是好事兒,說明自己又要提高了嘛!
 
問:在你的眾多作品中,《中國腔調》給我留下了特別深的印象。能不能給我們說說這幅作品來歷?
何:恩,這個作品也是我比較喜歡的一個系列。剛才說過“筆墨當隨時代”,影像也要當隨時代。談起中國風,大家馬上想到就是大紅啊,大綠啊,古城啊之類一些景象。我這次拍攝也是有意的去打破這一規律。中國5000年的文明歷史,應該不僅僅只有這些東西。我當時的主要構思是把中國水墨文化與現代人的一種生活狀態融入到一起,你可能會產生一些共鳴,當然也有可能看不懂。這些都是正常的,任何東西都是存在爭議的。當時跟模特溝通時就告訴她,無論是姿態上還是表情上,盡可能簡單一點,通過人物簡單的表情來表現生活中的當代人。在當今,大多數人忽略掉了一些傳統的繼承,而過多的迷戀當今的浮華。比如現在的一些攝影作品,并不是一按快門就是作品了,從宏觀的角度來說,它可能只是一幅照片,但從攝影的角度來說,這并不是攝影作品。第一,一副攝影作品要有一個很好的形式;第二,通過這個作品你想告訴別人什么。社會效應是攝影作品追求的更高的境界。那我通過《中國腔調》就想給人們傳達這樣一種態度——我們應該從不同的角度來看傳統。
 
問:目前你在攝影方面都獵足哪些領域?
何:其實我拍的相對比較雜一些,人像類的拍過副部長、將軍、娛樂明星等,也拍過一些商業廣告、商業雜志,但個人更傾向時尚人像類的。未來會根據當下時代感較強的互聯網行業中的精英人物進行一系列創作,初步定名為《CHINA FACE中國面孔》。
 
問:我們的讀者有很多是黑光的學生,或者對黑光感興趣的人,說說你是怎么來黑光的吧?
何:其實我來黑光面試了兩次。第一次來面試不是太成功,當時的面試很嚴格。我應聘的是講師,但孫老師給我的職位是助教,我不太滿意就走了,呵呵。但畢竟黑光一直是國內最好最大的攝影培訓學校,創始人孫小平老師是我非常敬重的一位前輩,也是圈內非常有名氣的攝影師。這樣一個平臺對有志在攝影圈長期發展的人來說幫助是很大的,也是很多國內攝影師都向往的。所以,第二年我又來了!
 
問:在往屆的畢業典禮上常有老師、學員泣不成聲,你有過嗎?
何:哈哈,在一起生活了少則一兩個月,多則一年,分別之時掉眼淚是難免的。盡管這種場面每年都會重復,但還是難以控制。呵呵,不在其中,便不知其味。但是看著他們的整個學習歷程,從剛進校門什么都不懂,到畢業后能拍出比較優秀的作品。我真心為他們感到驕傲!他們畢業后,都會與我保持聯系,有些混的不錯的來北京,都會過來看我,這是我作為一名老師最有成就感的時候。

相關圖集

排列3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