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3预测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您所在的位置:主頁>>新聞頻道>>人物>>

用影像記錄歷史,讓相機具有生命 ——專訪著名攝影家解海龍

來源:中國攝影家協會網       責編:張雙雙       2019-01-31

用影像記錄歷史,讓相機具有生命

——專訪著名攝影家解海龍


解海龍接受本報采訪

走進位于北京國際攝影文化科技苑的龍影廊,一幅幅為人熟知的攝影作品撲面而來, “大眼睛”蘇明娟、“大鼻涕”胡善輝、“小光頭”張天翼……還有許許多多老師和孩子的影像,從1987年拍攝的廣西壯族自治區融水縣安太鄉寨懷村小學的戴紅英老師背著不滿五個月的小女兒上課的情景,到1991年拍攝的家喻戶曉的安徽省金寨縣三合鄉中心小學蘇明娟渴望上學的“大眼睛” ,再到一所所希望小學的建成、孩子們通過學習改變命運的場景,每一幅作品都令人動容。捕捉下這些瞬間的正是我國著名攝影家解海龍。

為了學攝影,他“忽悠”家人買了第一臺相機;為了支持公益事業,他帶頭捐款;為了心中的信念,他堅持拍攝教育專題30多年。在采訪中,解海龍仿佛有說不完的話,因為,他有太多關于攝影的經歷,有太多對于中國教育的關注,有太多關于公益事業的參與,還有太多關于這些方面的思考。

一、攝影是拍今天給明天看

解海龍常說,只有介入到歷史檔案的記錄中去時,相機才有真正的生命。如今,已經退休多年的解海龍在更加廣闊的天地里,一直盡著一位攝影人的責任,進行攝影創作,為攝影事業的發展和公益事業奉獻。

○中國藝術報:您現在的創作、工作狀態是怎樣的?

●解海龍:我從中國攝影家協會工作崗位退休已經7年了。說一千道一萬,攝影人不拍照就等于離開了自己的本職。我現在是走到哪兒拍到哪兒,我接觸的事情也挺多,哪兒有攝影活動我也愿意參加。比如2018年秋天以來我參加了十幾個全國各地的大型活動,我都帶著一種思考:現在中國的攝影是什么狀態?它以后發展的趨勢是什么?攝影人關注的是什么?如何引領年輕人?

但我離不開的就是我拍攝了30多年的教育專題,走到哪兒我還是想看一看當地的教育、學校、老師的狀態。更擴散一點說就是我拍片子離不開老百姓,包括他們現在的所思所想,他們最關注什么。紀實攝影用一句時興的話說就是要心疼百姓,拿出相機反映他們的甜酸苦辣,把老百姓的故事講好,這就是我的常態工作。

我2018年秋天到現在去了一些地方,他們都搞攝影節,但是總感覺心踏實不下來。攝影本身就是一個要靜下心來做的事,不是趕廟會。但是想靜下心來辦事,真的就得有思想上的準備:我到底要干什么?我用多長時間把這件事做到什么程度?我們攝影人不是到處去解決問題,而是用我們的相機去觀察、去發現問題,把這些問題提出來,讓社會去分析、去思考、去關注。

○中國藝術報:我在您的微頭條里看到一句話,“只有介入到歷史檔案的記錄中去,手中的相機才算是有了真正的生命” 。

●解海龍:我們經常說,只有介入到歷史檔案的記錄中去時,相機才有真正的生命。現在幾千萬人拿著相機,那是快樂攝影,但也不能說大家都要拿著相機做什么大事,記錄老百姓生活就是大事。我學攝影整整40年了, 40年前拍的片子很自然地記錄了那個時候的老百姓的生活,再過多少年,人們看的時候是一種回憶、一種親切感。我們就是拍今天給明天看的。

前不久我去了吉林幾個縣,我還是關注當地老百姓的一些故事。比如我去了一個地方,他們豐收了。當地人跟我談以前生活多困難,后來有了一個領頭人帶著他們致富,他們從內心發出的滿意的感嘆,我覺得我的鏡頭應該記錄。可他們聽說我要去,肯定也有點準備,這個準備也是我能看得出來的,他們請來了演出隊伍,讓老百姓高興。但是當他們在一起慶祝豐收、慶祝歡樂的時候,我沒有更多地去深入拍這個專題。當我聽說下面八九十里地的地方還有一個村子,還有個孩子因為身體有病,家庭情況很不好,需要幫助,我就靜靜地離開坐車趕到那兒采訪這個家庭。當他們感覺對生活很憂慮的時候,我作為一個攝影人到他們家里,不僅僅是拍照,給他們一些安慰也是應該的,我帶頭拿出一些錢來,和我一塊兒去的幾個攝影師也覺得應該幫助他們,很快我們就湊了幾千塊錢,那個家庭特別感動。我告訴他們我們都是攝影人,有什么苦衷、困難,我們都可以幫助。回來之后我們再用影像把他們的故事講出來,很快有很多人都參與到這個愛心團隊里幫助他們,這就是我日常的工作狀態。

1991年4月,安徽省金寨縣三合鄉中心小學8歲女孩蘇明娟每天往返24里山路刻苦求學

○中國藝術報:您身邊有一群志同道合的人。

●解海龍:我快70歲了,還有點精神頭,還可以做下去,但是更重要的是我能不能帶領我身邊一些人,愿意跟我一塊走這條路。我身邊有很多博士生、碩士生,還有一些不拿相機的,但是他們覺得愿意跟我們組成團隊,一說到哪兒獻愛心,他們都特別積極,所以我會跟這些孩子們在一起經常碰一碰,碰出點火花,也成立了一個以我的名字命名的“解海龍青年攝影師扶持計劃” 。因為如果我們不這么引導,很多孩子一拿起相機就追逐功利、獎項,每天琢磨的就是我能得一個什么獎?我能不能加入攝影家協會?我的片子剛拍完能不能就賣錢?這樣能讓孩子們有一種責任心,讓他們手中的相機有一些溫度。這些就是我力所能及的事情了。

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又發現一些新的題材,再把我關于教育方面的專題延續下去。進入新時代也有新的思路和想法,比如留守兒童問題、城市和農村的教育公平問題等,拿著相機把這些問題反映出來給有關方面,讓他們盡快解決這些問題。

○中國藝術報:今天我們的采訪地點是您創辦的龍影廊,請您簡單介紹一下龍影廊的定位、工作的內容和創辦初衷。

●解海龍:我是2011年離開工作崗位的,因為我在中國攝協的主要工作是聯絡、協調、服務和維權。不是說我不在那個崗位上我就不去做工作了,我現在的天地更廣闊,我辦了龍影廊,出發點就是能弄個“俱樂部” ,能讓更多人到這兒來拍拍片子、歇歇腳、喝喝茶、聊聊天,互相傳遞一些信息,找到自己的方向,調整自己的創作方向,請一些成功的人來講講課,組織大家一塊兒出去創作,為大家辦辦展覽。

比如外地人到北京辦展覽,不花幾萬塊錢辦不了展覽,但北京又是大家向往的。這幾年當中龍影廊組織了幾十個這樣的展覽,比如貴州的一位山村教師,她生病以后,自己拿著照相機每天帶著一些孩子拍照片,把這些孩子的照片組織起來到北京辦展覽;還有淮北礦上一位女攝影師,她過去不搞攝影,但是她生病之后退休了,拿起相機,我們鼓勵她拍礦工家庭,始終拍的是安全、家庭和幸福,所以她每張照片里面都有一個安全帽,這個專題影響很大。這也是一種公益的延續。

怎么能夠把作品拍完之后讓人收藏,這樣還能夠支持將來的創作,我們也做這方面的橋梁。另外,現在大家還不是特別注重對自己的攝影著作權的保護,我們也會給大家講著作權保護,幫助他們維權,推薦加入中國攝影著作權協會,讓他們好的片子獲得認證。這才是我們做攝影文化工作應該承擔的一種責任。

1991年4月,河南省新縣八里畈鄉王里河小學胡善輝在大聲朗讀課文

二、咬定青山不放松,尋找一雙雙“大眼睛”

1978年,解海龍拿起相機開始拍攝,從頭10年追逐獎項和榮譽,到此后堅持用相機對準“那一雙雙渴望讀書的大眼睛” ,在此過程中,他獲得了無數感動、激勵,也受到了質疑,他將詩句“咬定青山不放松”寫在筆記本中,鼓勵自己,這條路一走就是30多年。

○中國藝術報:您是怎么走上攝影之路的?

●解海龍:這個話題恰恰契合了改革開放40年,因為40年前我還是一個工人。那個時候我是二十六七歲的年齡,但是由于我們那時沒有更多的上學機會,腦子里是空的,都不知道明天該干什么,所以總想學一點知識。1978年改革開放后,就有一股春風刮來,大家覺得我們要補這個課、我們要學東西,所以那時我們白天工作,下班后騎自行車去補課,大家選學什么知識的都有。

但是選什么?很多東西都是一個童子功,十歲八歲就開始學,二十六七歲還能學什么?別人就跟我說攝影容易、好學。我就買幾十塊錢的、特別簡易的相機開始學習攝影,但是我們那時候并沒有把相機當做一種拍出好照片的工具,而是拿著相機把身邊的生活記錄下來。改革開放那年,我開始學攝影。

1978年也正是我小孩出生的年份,我又怕家里不同意我花幾十塊錢買相機,就編了一個理由,我說“孩子現在幾個月,將來要上學,然后一直發展,以后長大結婚,我如果不給他拍照片,這很遺憾,所以從孩子幾個月開始就給他拍” 。家里人一聽我這樣說,自然特別高興,一拍即合。當時我愛人還開玩笑說:“就給孩子拍,不給我拍嗎? ”我說:“拍,你現在才20多歲,把你年輕時的樣子也記錄下來,慢慢地到我們老了,這些照片也很有意義。 ”這么就把我愛人“糊弄”了,她特別同意買個照相機。一開始拍了兩三個月孩子,后來把心思全放到得獎上了,因為各種活動多了你就得參加,一參加完,得獎多了,獎杯、獎牌就可以炫耀,拿著這些獎杯、獎牌、獲獎證書就可以加入中國攝影家協會,你就有名了。

1993年11月,河南省新縣陡山河鄉希望小學,這是希望工程援建的第三所希望小學

○中國藝術報:您此后的攝影之路有沒有特別難忘的經歷?

●解海龍:前10年光景,我追求的那個方向在今天看來,只是做了一個基本功、一個練習,我選擇的方向并不見得對。到了1988年,我就認識到了我應該拿相機拍一個跟我們國家命運契合得比較好的專題。1986年,我們有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義務教育法》 , 1987年,我就開始拍中國山區的教師艱辛地哺育那些學生、背著孩子還要給學生們上課的情景。大家認為我的路子變了,我覺得我的路子變了得到了認可,就沿這條道路開始在大山里拍攝。我選擇了沂蒙山、太行山、大別山、烏蒙山、大巴山、黃土高原、青藏高原、內蒙古高原,我就是拍老師、拍孩子,拍出了一個專題。

其間也有一些人說你這么拍很冒風險,誰知道將來你這個片子會不會得到認可,你拍攝的全是苦的內容。我當時還是有了一份決心,認定我做的事是對的,我就要堅持。我也曾經焦慮過,但還是一咬牙堅持了,我就把鄭板橋的詩寫在我的本子里—— “咬定青山不放松” 。今天大家都說我做了一件很有意義的事,這就是一個最大的褒獎。

也有人說,“你不就拍了一張《大眼睛》嗎?你要吃一輩子? ”一開始我聽了很不舒服,我就想干脆我不拍這個專題,我也拍名山大川,但是好像馬上有人又說我了,“你將要走向何方? ”后來我就寫了一篇文章,我說風景也是一種記錄,但是你要有你自己的風格。

1987年4月,廣西壯族自治區融水縣安太鄉寨懷村小學,戴紅英老師背著不滿五個月的小女兒上課

○中國藝術報:有一組數據,從1992年開始為了替孩子爭取受教育的權利,您走遍了中國26個省、市、自治區的128個貧困縣,拍攝了上萬張珍貴的照片,行程2萬多公里,您拍攝的很多孩子都得到了救助,走過的許多地方都建起了希望小學。是怎樣強大的動力才能促使您堅持不懈完成這些工作?

●解海龍:到了1989年、 1990年,那個時候我就已經開始沿著我自己的那條路往前走。我是一個幸運的人,在大山里行走的時候,我就今天住農民的炕上,跟他們一起吃個餅子、喝一碗湯,明天又坐上馬車、驢車在鄉間小路穿行,我看到了一雙雙渴望讀書的眼睛。于是我堅定了我這條路是對的,因為我拍的片子不是反映他們的貧困,雖然你會看到孩子們衣衫襤褸,但是一眼讓你看到的是孩子們的眼神。

2萬公里,是我的行程。我坐火車,但是火車都沒坐過臥鋪,經常擠在慢車上,和老百姓一起,他們帶著孩子,背著筐,抱著小豬崽、小羊羔,在擠擠攘攘的那種狀態下,我感受到了老百姓的生活。第一年我走了8座大山,其實那個時候我走了28個縣,我的行程目標是40個縣。后來越走我越感動,覺得我還要去,我要跑云貴,之后我還把海南、新疆、西藏全跑了,所以你看到的那組數據,應該是我跑了五六年之后的結果。

這些年下來,我拍攝過的地方,蓋起了新學校,孩子們上了學,國家的政策也有所變化。但是我現在更多的不僅僅關注希望工程,更是如何用手中的相機關注人的生存狀態、關注老百姓。

○中國藝術報:有人說是您的眼睛發現了“大眼睛” ,您的著名作品《大眼睛》的創作契機是什么?

●解海龍:最早我拍了一張山村教師背著孩子教書的片子,我把它定名為《艱辛的哺育》 ,就是說孩子們上學還有一些困難,這是那個時候的狀態。由于這張照片拍完之后人們給予肯定,我覺得可以走這條路,給自己定位就是拍老師艱辛的耕耘、孩子渴望的眼神。

那么定下這個之后,在拍照片的時候要注意什么?我就找那些在特定環境當中,有一批特定的孩子群體,我要拍一些他們特定的瞬間,來構成一個特定的故事。有人說攝影是客觀的記錄,但是也有老師講得非常清楚,記錄也不單單是客觀的,還有我內心已經定準的東西。我的話題就定準一句—— “我要尋找那一雙雙渴望讀書的大眼睛” 。

你要細看,我拍的每張照片都是“大眼睛” ,每個人都是“大眼睛” 。“大眼睛”不是一個單數,而是一個復數。蘇明娟這張照片就是不用文字去解釋,大家就都稱她為“大眼睛” 。

所以也有人給我這個照片的定義是:如果把希望工程比喻成一頂軍帽,這張照片就是帽徽;如果把希望工程比喻成一本畫冊,這張照片就是封面;如果把希望工程比喻成一個人,這張照片就是人的臉。這就是一種典型性。我也可以拿出我沒拍《大眼睛》之前蘇明娟的幾張照片,她在路上走、過河、背著書包上學去的情景,然后到課堂上我發現她上課的情景,一直到后來成為大家關注的一個形象標志代言人,后來成為中學生、大學生,現在成為共青團十八屆中央常務委員會委員。這樣一個代表性的故事能夠講述改革開放這些年教育的變化。我覺得一個攝影人就是一個記錄人,我特別感謝攝影,我選擇這條路是對的。

2006年9月,四川省涼山州昭覺縣庫依鄉,孩子們小心翼翼地走過極其簡陋的懸索橋去上學

三、堅信公益的力量

30多年來,解海龍用手中的相機為“希望工程”記錄、奔走,當“希望工程”遇到困難時,他義無反顧地拿出自己的獲獎獎金捐款;當他的作品得到市場認可時,他第一時間決定將拍賣所得用于創辦希望小學。因為,他堅信公益的力量。

○中國藝術報:有人認為現在的攝影家不僅要執著于攝影作品的創作,還可以發展為自帶流量的藝術家,在這里這是一個褒義詞,因為自帶流量,才會讓攝影作品或者攝影發揮更大的作用,您就是一位自帶流量的攝影家。您有這種感受嗎?

●解海龍:我算不上自帶流量,現在進入了一個自媒體時代。一個攝影人也好、一個自媒體也好,被大家關注,發表的言論、攝影作品形成一定的規模了,就會影響到一些人。前一段時間我嘗試了一下自媒體,每天發一張照片,而且我發的照片都是大家關注的一些話題。比如我27年前拍攝過一個孩子的照片,現在我找到她,把她現在的故事一講,得到的是48小時463萬人的關注。只要你不斷學習,你知道應該拿著你的相機做點什么,就會受到社會的關注。我覺得在這個時候,應該組織三五個有志的年輕人跟我一起建立一個團隊來做這件事情。

龍影廊也打算開辟一個房間,我每隔一兩天就請一個攝影人過來聊天,拋出一個話題看看他怎么談,甚至我還想能不能找兩三個人在一起,拋出一個話題讓他們各抒己見,吵幾句嘴都沒關系,這就叫討論,全成一個聲音,攝影就不能進步。

2001年10月,河南省宜陽縣, 《中國交通報》送來了電腦,孩子們第一次觸摸鍵盤非常開心

○中國藝術報:您的作品《大眼睛》2006年時被拍出30 . 8萬元的高價,當時您立即決定用這筆錢在西藏建一所希望小學,而且名字就是“大眼睛希望小學” ,您當時是怎么考慮的?

●解海龍:我出第一本畫冊時,安徽出版社要用我35張照片,給我一筆稿費,1350元。那個時候1350元真不是一個小數目。我拿著這1350塊錢就想:“我該干點什么? ”那個時候只要你給一個孩子300塊錢他就能上5年學,我就決定再從家里拿出150塊錢湊成1500塊錢。我把這些錢送到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說“我捐1500塊錢,我的個人意愿是讓5個孩子上完小學” 。

其實我有兩層意思,一個是我這么多年受了很多感動,凡是看我照片捐款的人都是看懂我照片的意思了,但是我并沒有親自去捐款,因為我只要有幾十塊錢都恨不得買膠卷、變成路費,我那時候缺錢缺得厲害,每天只花幾毛錢買個餅、買碗湯,所以我就想憑自己的良心捐款。第二個目的最重要,我想看看這些錢能不能到孩子手里,這就是我的一個私人調查。

錢在六一兒童節那天寄出,到9月10日,我收到了5個孩子的回信,孩子們寫感謝信,老師幫他們貼郵票,寫上“親愛的解海龍(不知道稱你爺爺還是叔叔) ” 。這就是最感動人的話。實際上并不是5個人都寫我,捐款人我寫的是我、我的愛人、我的孩子、我的岳母和我的媽媽。我收到了這些信以后,還專門到各地給大家念,人們一看是真的,就更積極捐款了。所以后來我的作品拍賣到30 . 8萬元的時候,我說感謝那些捐過款的人,因為你看過我的作品,你感動了,信任我說的是真的,所以捐款了。另外,我一直想向你們學習,可是我沒有這個機會、沒有這個能力,今天我有30萬元了。

2017年5月,河北省淶源縣東團堡中心學校,六一兒童節來臨之際,孩子們收到了社會各界送來的禮物

○中國藝術報:您的家人支持您為公益事業付出這么多嗎?

●解海龍:后來不但我捐款,我愛人也捐。有一年我的片子得了一個國際性大獎,獲得8000美元獎金的時候,我當場就拿著錢跑到青基會去了。我在路上給我愛人打電話,我說“我拿到8000美元” ,她說“怎么樣? ”我說“你聽聽” ,我就把錢拿出來啪啦啪啦地甩,她說“怎么那么響? ”我說“都是新票” ,她說“快去捐了它們” 。等到我趕到那兒的時候,等著我的工作人員都哭了。我捐了8000美元,相當于5萬多塊錢,才捐5萬多人民幣哭什么?他們說“兩個月了,我們沒有收到過一分錢了” 。這就是當年郭美美事件造成的極壞影響。所以我說我那個時候站出來捐錢,是我堅信這個事業—— “希望工程” 。我回家兩天后看到中央電視臺的報道說:前兩天一個攝影人,把他獲獎的錢送到青基會,這個人就是拍《大眼睛》的解海龍,早在多年前他就到處呼吁全社會幫助這些孩子。希望工程特別紅火的時候,他高興,但是今天沒人捐錢了,他心里面難受,他要跟希望工程永遠永遠手拉手往前走。

○中國藝術報:您對青年攝影人非常關注,從您的觀察來看,我國的青年人現在攝影狀態有什么比較好的特點,還有在哪些方面需要注意引導?

●解海龍:青年最需要引導,有些人不好好上學,到處找有名的人給簽個字,根據簽的字申報一些基金,回來再拍一個胡同之類的照片,結果拿到10萬,這錢都這么浪費了。有的還沒站穩,走路還沒學好,拍一張虛的照片,有人說虛的好,就賣錢去了,這樣往后能走好路嗎?老師鼓勵他們在這兒得獎、在那兒得獎,但我認為青年人走攝影這條路就要扎扎實實。

以上配圖為解海龍攝影作品

相關文章

頭條more

重點資訊more

會員動態more

要聞more

會員作品賞析

排列3预测 潮友会鱼虾蟹技巧 彩票发行销售实施细则 足球比分90vs滚球 AG海底漫游现金游戏 小狗赚钱是官方平台吗 pk10技巧 冠亚和稳赚走势图 500元 倍投方案 稳赚 重庆时时彩彩官方开奖 上海时时zoushitu 博ddf8权威 重庆时时彩到底有多假 体彩11选5稳赚的秘密 河北11选5 重庆全天时时人工计划 七乐彩历史同期数据 天天打鱼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