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3预测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您所在的位置:主頁>>新聞頻道>>人物>>

專訪| 尹淦江:大瀝緣,祠堂情——尋找心靈歸屬地

來源:中國攝影家協會網       作者:張雙雙       責編:張雙雙       2019-02-11

編者按:與攝影師尹淦江的相識,源于他拍攝祠堂的作品《門神》,多年后的采訪,依然是圍繞他拍攝“祠堂”的作品。他就是這樣一位執著的攝影師,十余年來,執著于“祠堂”的拍攝,執著于如實地記錄,執著于攝影藝術細節的呈現,執著于追尋心靈的方向作者放棄了各種創意技巧,采用直接攝影的手法,如實記錄,還原這些建筑物的原始狀態。用平視的心態和姿態,與這些古老的建筑對話。 或許正于作者所說:“在漫長的歷史更迭中,祠堂一直是人們心靈的歸屬地,不會因為時空的改變而改變”。

Q:中國攝影家協會網編輯 張雙雙

A:攝影師 尹淦江

Q:“祠堂”和“攝影”,原本是兩個毫無關系的詞語,因您的熱愛,組合在了一起,并開始了長達十余年的拍攝。您為何對“祠堂”情有獨鐘?到目前為止,您走過哪些地方拍攝“祠堂”,對“祠堂”有過哪些了解?

A:在歐洲,教堂遍布城鄉各地,每一個城市或村莊,最雄偉、最挺拔、最富麗堂皇的是教堂,教堂是當地最具標志性的建筑。在中國,每條村莊最漂亮的、最值得我們研究和自豪的是祠堂,一個家族舉全家族之力花幾十年來修建祠堂,每一座祠堂都是當地最精美、最神圣的建筑。外國的教堂和中國的祠堂都有一個共同特點——都是人們心靈的歸屬地。所以,我認為中國的祠堂是很有文化內涵的。

我從十幾年前開始,用大畫幅相機拍攝中國的祠堂,從廣東東莞出發,珠江三角洲,粵東,到湖南,福建,安徽等地,到香港、澳門、臺灣和海外各地拍祠堂,作為一個系統的專題拍攝。

San Huai Shi Jia Ancestral Hall  Ningyuan County Yongzhou City Hunan Province China         August7 2011.jpg

《門神》系列之一

Q:拍攝祠堂,您一拍就是十余年。首次看到您的作品是2013年在國內的一個攝影節期間,當時您大畫幅系列作品《門神》正在展出,不管是從展覽現場,還是從畫冊制作等方面,可以充分看到您是一位對影像要求極高的攝影師,請介紹一下您的作品《門神》。

A:開始時,我是拍攝中國的祠堂和古民居,中國人是很講究門面的,一個建筑最漂亮的部分是門面,門面很重要的內容就是門神,門神成為我拍攝的專題之一。不同的門神蘊含著不同的故事。拍攝過程中我會選擇彩繪或刀刻在門板上的門神,這種門神有比較高的藝術價值。各地的畫師不同,技法不一,畫出的門神也差異很大,各具特色。許多人認為門神很普遍,沒什么好拍,沒什么好研究的。當我走出國門,在東南亞各國,甚至在美國洛杉磯唐人街等華人聚居的地方看到我國的傳統門神時,門神的意義就不一樣了,這不僅是一個簡單的圖案,它是一個文化符號,流淌在每一個華人的血液里。不管中國人走到哪里,都把這個文化符號帶到那里,帶到世界每一個角落。門神已成為一個歷史文化印記。

曹邊曹氏大宗祠1-ok.jpg

曹邊曹氏大宗祠

平地黃氏大宗祠11-ok.jpg

平地黃氏大宗祠

Q:您多次提到:“在漫長的歷史更迭中,祠堂一直是人們心靈的歸屬地,不會因為時空的改變而改變”。這也是誘發您長期以“祠堂”為主題創作的根源所在嗎?創作中您的核心定位是什么?

A:祠堂是中華傳統文化的代表之一,通過拍攝祠堂建筑,祠堂活動,讓我們看到祠堂在一個家族中的地位是多么神圣的,對族人教化人倫方面發揮的作用是融入到生活的每個細節的。

鳳池曹氏11-ok.jpg

鳳池曹氏大宗祠

吳氏八世祖祠9-ok.jpg

吳氏八世祖祠

Q:據了解,您新近一段時間的作品拍攝于佛山市南海區大瀝鎮,這里的祠堂有什么特殊之處嗎?為何花去大半年的事情去進行系統性的創作?

A:2015年,我參加ISEE攝影大師工作坊,在《大瀝·創新》的主題背景下,我承擔起《大瀝祠堂》專題拍攝。通過這組拍攝,我第一次接觸到佛山市南海區大瀝鎮祠堂群組,也第一次看到這么完整的祠堂群建筑,非常震撼。正是在與大瀝宗祠的對話中,讓我萌生了一種創作沖動,用一種深度調研和記錄的思維,記錄大瀝宗祠與宗族精神的共生共融。其中26處最有代表性的已被評為省、市級文物保護單位的祠堂作為攝影對象,進行系統的記錄。

2017年上半年,每逢節日和假期,我都會扛著自己心愛的老相機,尋覓于大瀝古村巷落,走遍了大瀝所有的宗祠。在曹氏大宗祠,遇見外嫁的女兒,帶著家人回到祠堂燒上一炷香。清明,在漖表李氏宗祠,遇到百名鄉親祭祖回來在祠堂聚餐,留下全家族集體照。龍舟節,在羅城林氏大宗祠,偶遇林氏家族在龍舟比賽中獲得冠軍,在祠堂前全家族慶賀,留下冠軍之隊最豪邁的笑容。難忘一次偶遇,在漖表李氏宗祠門口,遇到幾個男孩坐在祠堂前,上面是門神,下面是玩耍的小孩,后代的活力與宗祠的凝重,永恒定格。

顏邊顏氏大宗祠3-ok.jpg

顏邊顏氏大宗祠

朝議世家2-ok.jpg

朝議世家鄺公祠

Q:想象著背著心愛的相機,漫步在古村巷落,應該是您比較享受的時刻。但是在這背后您肯定也做了大量的工作,付出了很多艱辛。據了解,您對大瀝做了很多文字調研工作,對“祠堂”的緣起、空間、特色等有了充分的了解。這些背景的了解對于您的拍攝起到了什么樣的作用?

A:大瀝祠堂,2015年已有初步的了解,這次系統的拍攝,每到一個祠堂都會先向村中長者采訪關于這個家族的故事,建祠堂的故事,所以對祠堂有更為詳細的了解,又因為了解而更加熱愛,更加用心,更敬畏地拍攝,希望每一個畫面都能述說祠堂的故事。

鐘邊鐘氏大宗祠4-ok.jpg

鐘邊鐘氏大宗祠

白沙杜氏大宗祠5-ok.jpg

沙杜氏大宗祠

Q:您對于每一個祠堂都有多方面、多角度的表現,從遠景、中景、近景都進行了拍攝,這么拍攝是如何考慮的?在具體的拍攝過程中,從立意到拍攝完成的整個過程是怎樣的?在其間如何平衡主題傳達與畫面表達之間的關系,是從內容出發,還是從視角出發?

A:由于拍攝之前已有打算出一本關于大瀝祠堂的畫冊,考慮到畫冊的編排,拍攝時盡可能多從不同角度入手,盡可能照顧到各個祠堂的特色,也讓畫面錯開,不重復。多元化地呈現祠堂的魅力。

徼表李氏8-ok.jpg

漖表李氏宗祠

黃岐梁氏大宗祠8-ok.jpg

黃岐梁氏大宗祠

Q:您的畫面中時常會有一些人物的出現,人物的呈現在畫面中起到什么作用?

A:通過拍攝祠堂里從農歷正月初一至十五的點燈,清明、重陽的拜祭,龍舟宴,壽宴等人物活動,表現出大瀝祠堂是一個活生生的祠堂,沒有因為經濟發展、時代變遷,落后退出歷史舞臺;它是一個會呼吸的祠堂,不是死氣沉沉的。

荔莊秦嶺書舍3-ok.jpg

荔莊泰嶺書舍

總頭湛河公祠1-ok.jpg

點頭湛河公祠

Q:您有強調,自己不是在創作,而是在真實地記錄。社會的發展,時代變遷,也造就了祠堂的變化,從畫面中也不難看到這種變化。不管是建筑本身,還是周邊環境,以及人物的精神面貌,都在經歷著時代的印記。人們常說,攝影最重要的功能就是記錄,您的作品恰好詮釋了這一點。我想您拍攝這組作品起初,也不僅僅是看到它在影像層面上的價值吧?

A:我認為祠堂文化可分為三個層次,一是物質形式,即祠堂建筑,此為表層結構;二是圍繞祠堂所進行的各種活動,此為中層結構;三是祠堂得以存在和延續的觀念意識形態,此為深層結構。祠堂建筑得以保存下來,就是依靠人們所形成的觀念意識以及這種觀念意識所維系的人們對共同體的認同。

羅田黎氏5-ok.jpg

羅田黎氏宗祠

向亭顏公祠2-ok.jpg

向亭顏公祠

Q:對于地理學專業畢業的您來說,對于細節的刻畫更具優勢。您也一直堅持使用大畫幅相機進行拍攝,對大畫幅相機的掌握與圖像之間的關系有著獨特的見解。大畫幅相機將古老祠堂的格局、造型、圖案、材質等外觀系統從整體到細節,一一展現,在您看來,大畫幅相機在表現這樣一個題材上有哪些優勢?

A:這組照片,我始終使用8×10相機和傳統膠片,一張一張工整地拍攝,無論是地面還是屋檐,都用平視的角度,直接攝影的手法,如實記錄。在表達方面,我認為黑白更具力量,更有內涵,更加厚重,更有想象的空間。我使用8×10大畫幅相機,用黑白膠片來拍攝,通過純手工放大,嚴格按照博物館收藏級制作,制作出來的作品是沉甸甸的,很有分量的,這才能真正表達祠堂文化的厚重。 

石步劉氏7-ok.jpg

石步劉氏大宗祠

李潘李氏9-ok.jpg

李潘李氏大宗祠

Q:十余年來拍攝一個選題,觀念上發生過哪些變化?回過頭看十幾年前您拍攝的照片,有過哪些思考?

A:十幾年堅持拍攝祠堂這個選題,曾經也用過一些當代的拍攝手法去表達,最后還是認為用直接攝影,通過細節的拍攝來表達是最好的。

羅成林氏1-ok.jpg

羅城林氏宗祠

江心黎氏3-ok.jpg

江心黎氏大宗祠

Q:近年來,攝影的普及速度前所未有,攝影的發展也越來越多元化,也有很多年輕攝影師開始從傳統文化中借力,請您談談個人觀看的價值如何在社會層面獲得提升?“大瀝緣,祠堂情”拍攝背后有哪些故事,所表達是最核心的價值和意義在哪里?

A:最核心的價值是要表達出祠堂是家族成員公共活動和精神寄托的場所。很多家族的家規和家訓,都刻在祠堂里,起到教化后代的作用。通過歷朝歷代先祖名人事跡,教化后人,奮發向上,樹立遠大的人生奮斗目標,將來有所成就,光宗耀祖。就是說,通過祠堂可以敦宗睦族、光前裕后、規范倫理、教育族眾、文化娛樂等。

六聯李氏4-ok.jpg

六聯李氏大宗祠

天南圣裔2-ok.jpg

六聯天南圣裔

Q:接下來,有哪些拍攝計劃?

A:門神專題,大瀝祠堂專題結束后,我下一個專題還是與我國傳統文化有關。我始終認為“民族的才是世界的”。中華文明與西方文明是不同的兩種文明,兩種文明都有其璀璨之處,不能簡單地說哪一種好哪一種不好,只有互相了解,互相尊重,才能和平共處。作為一名中國的攝影師,我有責任把我們中國優秀的傳統文化推向世界。

云莊陳公祠4-ok.jpg

云莊陳公祠

龍母廟10-ok.jpg

黃岐龍母廟

微信圖片_20180521120232.jpg

序倫圣公家廟

學正3-ok.jpg

學正黃氏大宗祠

14漖表李氏宗祠.jpg

漖表李氏宗祠


作者簡介:

QQ截圖20180511162922.jpg

尹淦江

尹淦江,廣東省東莞市人,現為中國攝影家協會會員,廣東省攝影家協會高級會士,東莞市攝影家協會副主席。從事攝影二十余年,近年,潛心鉆研傳統黑白膠片的沖洗和放大,用大畫幅相機對東莞及周邊地區的祠堂、門神進行有計劃的拍攝。通過直接攝影,純手工放大,嚴格按博物館收藏級標準制作的黑白影像,還原我國祠堂、門神的神韻,再現中華傳統文化藝術的內涵與魅力。拍攝范圍已延伸至東南亞及美國等海外華人聚居地。

相關鏈接:【名家廊】尹淦江攝影作品集

相關文章

頭條more

重點資訊more

會員動態more

要聞more

會員作品賞析

排列3预测